管理就是战斗力
2006/4/1 来源:神剑 作者:李泽生


  担心
  
  1969年底,中央决定对国防科技工业的领导体制进行改革,原子弹、导弹尖端武器的研制试验和生产交由国防科委管理,常规武器的研制生产由军队使用部门领导管理。撤销国务院国防工办,成立军委国防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简称军委工办),怀国模的工作也由国务院国防工办二局转到军委工办生产组。军委工办下设三个组,后来扩编为三个处,怀国模任生产处副处长。
  生产工作主要是掌握了解军工生产情况,定期向国务院、中央军委汇报。而当时工作的重点是抓军工产品质量问题。
  “质量第一”,是对军工产品的基本要求。从某种意义上说,军工产品的质量是产品的“生命”。为此,早在建国之初,中央就确定了“军工产品质量第一”的方针。
  然而,从建国初期直至1978年的20多年中,我国军工产品的质量问题却始终处在一种整而复乱,乱了又整的不断反复状态中。
  1959年3月,主管国防工业的贺龙元帅到成都飞机厂和发动机厂检查工作。这是两个新建的工厂。检查中发现,由于追求速度快,追求节省,一些工程项目采用的新工艺、新材料,质量根本不过关;施工过程更是马虎从事。贺元帅手里拿一根棍子,边走边捅那些厂房,一捅就是一个大窟窿,蜂窝麻面都露出来了。
  这下可把贺老帅气坏了,边捅边骂:“工程质量这么差!”
  同年5月,贺老帅又来到沈阳飞机厂和发动机厂。沈阳飞机厂从1958年7月份开始试制歼六飞机,已经生产出100多架,因为质量不合格,一架也没交付部队。
  为此,同年5月19日,6月5日,一机部部长赵尔陆两次致信各(司)局长,省、市、自治区机械厅局长,直属企业党委书记和厂长,指出产品质量不好,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要求当机立断,整顿生产技术秩序和工艺纪律,严格执行质量标准和质量制度。6月25日,一机部就沈阳112厂、410厂和太原247厂发生严重质量事故发通报,要求迅速采取措施,加以纠正。
  1960年5月24日,贺龙根据一机部的汇报,就沈阳飞机厂和发动机厂产品质量问题向中央做了专题报告。报告对两厂自1958年7月开始试制歼六飞机和发动机一年多来未交付合格产品问题做了分析,认为不仅影响到当前军事装备的供应,也影响到突破尖端技术的进程。
  同年11月11日,贺龙、罗瑞卿从朝鲜访问回国,22日在北陵召开沈阳地区军工厂干部会议,贺老总对东北地区几个主要工厂追求产值,搞浮夸,搞“快速试制”,发生严重质量事故,以致从1958年——1960年没有交付一架合格飞机和发动机问题,提出严肃批评。他说:整顿产品质量问题,靠修修补补不行,必须和过去的一套错误做法“一刀两断”。
  1961年1月31日,中共中央书记处讨论国防工业开展整风问题。在这之前的1月14日,国防工委向中央上报了《关于在国防企业中开展整风运动的指示(草案)》,提出为扭转产品质量普遍下降,企业管理不善,生产秩序紊乱等问题,拟自上而下地开展一个以整顿领导思想作风和整顿产品质量为中心的整风运动,力争在三个月到半年内取得成效。
  这次整风运动实际搞了一年,才逐渐恢复到比较正常的轨道上来。
  但时隔四年之后的1965年5月7日,国防工办、国防工业政治部发出关于歼六飞机质量问题的通报。通报就112厂生产的歼六飞机于1963年优质过关后,从1964年四季度开始再度出现铆接、机加质量不好、混料、错料及机内遗留多余物等事故,威胁飞行安全。
  文化大革命十年,对军工产品质量的破坏,是建国以来最为严重的时期。中国人民伸出友谊之手援助巴基斯坦、阿尔巴尼亚的飞机和航空炮弹,飞机机毁人亡,航空炮弹也接连发生炸膛事故。
  最为典型的是410厂生产的涡喷6发动机第九级压气机盘发生破裂事故。本来后轴颈是镀锌弹簧片,结果该厂不经批准,不经试验,随便乱改,将镀锌改成了镀镉。殊不知,这镉与高温合金接触后,产生“镉脆”裂纹,造成上万台发动机要全部返厂返修,其损失之大令人惊讶。
  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可是你要去追查责任,却查不出究竟是谁干的。过去规定,修改图纸或工艺,谁负责都要有签字。文革中这些规章制度全都被废除,落款是“三结合小组”,小组具体是谁,找不到责任人,成了“无头案”。
  1969年4月12日,周恩来召集会议研究航空产品的严重质量问题时,尖锐指出:有些人要把一切制度砸烂,这是极“左”思潮,应当下命令立即恢复检验规章制度。合理的规章制度应该保留,一概取消是不尊重科学的。
  林彪倒台后,周恩来抓住时机,批判无政府主义,批判极“左”思潮。委托重新主持军委工作的叶剑英主持召开航空产品质量座谈会,并亲自到会听取汇报。1972年5月,按照叶帅的指示精神,怀国模起草了《关于整顿国......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