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经济改革看变革管理
2006/4/24  作者:攀成德

  上海攀成德企业管理顾问公司咨询

  在日本经济逐步复苏之际,《财经》杂志不失时机的推出对日本经济界人士的深度专访,发表了《解读日本经济改革》的系列文章,不仅启发了笔者对我国经济改革的思考,也使笔者对目前从事的有关企业变革管理工作有了新的认识。

  经过十多年的停滞和改革,日本变革的焦点聚集在了银行和邮政两个问题上,这两方面改革的操刀者是同一人,先后担任经济财政政策兼金融大臣、总务兼邮政民营化改革大臣的竹中平藏。和出自自民党内部的资深官僚不同,竹中原是出身学界的无党派人士,民间身份和学术背景使他在改革过程中可以坚定的站在中立的立场上,不被既得利益集团左右,由一批体制外的新生代主导是日本变革能成功的领导保证。相比之下,中国的几大垄断领域改革的主导者们多和原来体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即使初衷良好,方案再科学,但因为在过程中所受制约过多,改革的结果往往是“新瓶装旧酒”,把持这些领域的还是那些人,只不过换上了“中石油集团”、“国家电网公司”等现代化企业集团的脸面。

  当然,改革不能寄希望于主导者等少数几个人身上,竹中在推进两方面改革的同时,不仅仅有小泉首相等改革派的强力支持,经过十多年经济停滞的教育的日本民众也对改革的方向和方法达成了高度统一。更主要的是民众的支持力量能够在社会聚合起来,在关键时候给予竹中支持。竹中在接受《财经》访谈时,特意强调了“日本的民主核查机制会在这个国家发挥作用”,确实竹中的金融改革计划召到了日本金融界和政界数次猛烈抨击,但每次媒体主持的民意测验都会显示他的支持率高居不下,这恐怕是竹中改革能推进的最根本力量。对比我国,民间力量的整合机构和途径都需要大力发展,当老百姓的个人力量无法得到有效的整合,人民的呼吁不能通过通畅的途径传达时,我们只能寄希望于朱镕基式的铁腕人物独闯“地雷阵”,可结果往往是单枪匹马的他们掉进了既得利益者们设计好的“迷宫阵”。因此,就中国下一步的改革除了经济体制改革以外,更关键的是如何在政治体制上建立各种民间力量的有效整合机构,在这个方面更任重道远。

  作为坚定的改革派,竹中对金融界的改革可谓大刀阔斧。例如,对金融机构的自由资本金计算方法参照美国模式进行改变,这就将减少6万亿日元自有资本金,使银行业整个资本充足率低于8%;也有针对金融机构的三年脱困要求:如果金融机构不能如期实现赢利计划,董事长须下台,若连续三年亏损,政府将考虑把优先股转换成普通股,参与该金融机构的管理,并视情况将其收为国有。当然竹中并非一味下猛药,他也注意灵活性。例如,关西地区理索纳银行濒于破产之际,政府拿出1.96万亿日元资金给予救助,成为给市场的积极信号和定心丸。在关键时刻,政府通过注入公共资金,让濒于倒闭的民间金融机构国有化,然后再通过有实力的企业出资重新民营化,以及“存款保险机构”的设置形成了金融改革中处置不良资产过程中的“安全网”。

  在金融改革告一段落后,竹中主管邮政改革,这次他的做法更具有艺术性和渐进性,因为这项改革涉及到了日本政治体制深层次的改革。日本邮政拥有占政府人员总数30%的公务员队伍,庞大的“邮政族”就足以构成强大的反对派。同时,邮政系统控制着日本国民家庭储蓄四分之一,这牵涉大量既得利益,政府利益本身就会因邮储民营化受到严重冲击,因为日本的巨额邮储金融资产在使用时不必通过国会,只要财政投融资预算审议通过即可使用,可以说官僚们可以任意使用这笔巨额资产。在这种背景下,邮政改革路径的合理设置显得尤为关键。改革先从政治领域开始,第一个......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