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读:中国谋划建设四条战略铁路?
2006/4/13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程刚

    核心提示:内容不代表西部开发办的观点;中国规划了哪些国际铁路;专家说这种设想还有障碍;周边国家态度复杂

  4月10日,一则有关“中国谋划建设四条战略铁路”的报道占据了中国一些大网站最显著的位置。该报道援引国务院西部开发办一位官员的话说,在“十一五”乃至更长时期,中国谋划在西南、西北、东北以及云南地区建设四条新的陆路国际性战略大通道。本报记者立即就此采访了有关部门,却发现报道与事实差距不小。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中国陆路国际性战略大通道到底是怎么规划的呢?邻国对和中国铁路网互联又持什么态度呢?

  内容不代表西部开发办的观点

  这则消息转引香港一媒体的报道说,筹建中的四条战略铁路是:一、青藏铁路继续向南延伸经亚东出境,与印度铁路网连接;二、从云南出境的中缅印国际大通道;三、东北的“珲春—东宁”铁路以及春化出境铁路与俄罗斯铁路接轨;四、在西北架设新疆与俄罗斯陆路大通道。这篇报道称,消息来源于国务院西部开发办综合规划组处长胡长顺。

  10日下午,本报记者就此对国务院西部开发办综合规划组进行了电话采访。有关官员表示,今天开发办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了,而实际情况是,开发办并不负责有关国家战略通道的调研和规划工作。香港那家媒体事前并没有采访过胡长顺处长,而是擅自摘录了他在《宏观经济管理》杂志上发表的一篇个人文章,其中所涉及的内容不代表西部开发办的观点。有关西部地区出境通道建设的规划一律服从于铁道部2004年1月发布的《中长期铁路网规划》。

  10日晚,新华社就“四大战略铁路”发布权威消息,内容与本报记者了解的情况大致相同。该报道援引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的话说,有关媒体报道所说的“四条战略铁路”,在《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并没有涉及,未来我国的铁路网建设将依照《中长期铁路网规划》稳步推进。王勇平说,经与国务院西部开发办核实,此消息来源于某媒体记者摘自国务院西部开发办胡长顺撰写的个人署名文章,并非国务院西部开发办对外发布的新闻。

  国家发改委一位曾参与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的人士向记者透露,这条消息最多可以看作个人观点。该消息中的有些线路是《中长期铁路网规划》里没有的,比如东北的那条出境铁路规划中就没有,中缅铁路目前也还没有进一步通往印度的内容。

  这位人士指出,《中长期铁路网规划》是国务院2004年1月批准的,规划的时间跨度一直到2020年,这种规划具有相当强的宏观指导性,规划中没有的内容几乎是肯定不会做的,但考虑到情况的不断变化,规划中有的项目也不见得最终都会实施。

  中国规划了哪些国际铁路

  对国家铁路建设起宏观指导作用的《中长期铁路网规划》是由一幅详细的铁路地图和大段的文字构成。

  据介绍,铁路网的新建主体有两部分,其中一部分是完善路网布局和西部开发性新线,这部分中有西北、西南进出境国际铁路通道的说法,指的是中吉(吉尔吉斯斯坦)乌(乌兹别克斯坦)铁路的喀什至吐尔尕特段、中越通道的昆明到河口段改建、中老通道的昆明经景洪至磨憨段、中缅通道的大理到瑞丽段等等。与所谓“四大战略铁路”相关的是中缅铁路。如果从昆明到大理的铁路向西南延长,一直修到瑞丽,那么离缅甸境内已通火车的腊戍就不远了,而腊戍现在有铁路向北通向曼德勒,向南直抵首都仰光。

  在中长期铁路网的地图上,标有从拉萨经日喀则再分别通往亚东、聂拉木的铁路。从亚东出境,离印度东北铁路的西里古里就很近了;从聂拉木出境就是尼泊尔,尼泊尔境内现在基本上还没有多少铁路,唯一的一小段是印度铁路往北延长的一点。从技术上讲,在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青藏高原上修铁路,对中国的铁路建设企业已经不成问题,但毕竟还要考虑投资额和投资效益等等经济因素,如果境外部分别国不愿意修的话,那么,就要权衡国内部分修这些铁路在经济上是否值得。

  图上也可以看到奎屯到阿勒泰的550公里铁路,但这条铁路还没有通到中俄或中蒙边界。事实上,从新疆阿拉山口通往哈萨克斯坦并连接俄罗斯铁路的第二个欧亚大陆桥早已通车,以其运力来看,目前的运量还有待增加。

  相比而言,中吉乌铁路如果能建成,可以对南疆乃至整个西北的经济开放起到不小的作用。这条铁路一路向西可以通到里海沿岸或伊朗。专家认为,如果几国协商顺利,当然很有意义,但如果邻近国家不响应,中国国内的这条铁路,价值就非常小。

  专家说这种设想还有障碍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研究室副研究员胡仕胜曾在西藏中尼和中印边境工作过多年。当他听说青藏铁路将通到尼泊尔和印度时,第一反应是“不可能”,“技术问题现在无法解决,公路都不能保证畅通,更不......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