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驰孙宏斌:潜心发现最好的公司基因是什么
2006/3/17  作者:王育琨

对内部人控制的膜拜与追逐,是更多中国企业家的现实选择,他们严格来讲只是经理人,因为他们所持有的股份很低,而国家持有大股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受到印度人“世界经济舞台正被夷平,而你们这些美国人并没有做好准备”的震撼,写作出版了2005年全球最畅销商业图书《世界是平的》。弗里德曼揭示了一套观察全球化背景下商业世界的全新视野和方法。他宣告,当你沉睡昧于真相的时候,我们进入了全球化3.0的时代。这个时代真正独特不同的地方在于,不是国家全球化,不是公司全球化,而是个人和团体持续的全球化。它将世界从小型缩成微型,同时夷平了全球的经济舞台。从这样的视角观察顺驰由小变大、迅速跻身中国房地产销售额百亿军团的历史,我有了新的发现:顺驰是一个直面现实转型的全球化平台;只要世界上还有创业梦想,由小变大的顺驰就注定是受人瞩目的经典案例
  
    孙宏斌:发现了“好公司”的米姆
  
    熬过了2004年的艰难,2005年是孙宏斌的“好公司”年,他在各种场合公开谈论着并沉醉在他的梦想之中。
  
    中国公司的顽疾,是内部人控制当道以及由此而来的对股东价值的淡漠。这样一种体制,冷落了投资者的心,致使他们不敢投资,140000亿元的居民储蓄存款宁愿任凭负利率宰割也要趴在银行。人们不愿意投资,只愿意投机。中国股市最缺乏的不是管理条规,而是缺乏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好公司。痛感于这个顽疾,孙宏斌便带着唐吉诃德式的豪迈,十年如一日地孤独摸索创办“好公司”之路。还在2001年,在顺驰全国扩张的三年前,孙宏斌就在内部作了一系列演讲,阐述他对好公司的理解。
  
    常去哈佛听课,又一直在关注美国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30种成分股公司的孙宏斌,对美国公司治理结构有着深透的研究。美国所有政策的基点就是保障股东投资的积极性,对这种股东价值资本主义,孙宏斌心有灵犀。股东价值让美国资本主义成功,经理阶层受到股东的严格制约。如果高层管理人员不能寻求股东价值最大化,会受到董事会和活跃的股东的压力,甚至被罢免或遭遇敌意收购。在欧洲大陆和日本,给予客户、供应商、员工、政府、债权人、股票持有人和社会复杂的权重,股东价值最大化往往被视为目光短浅。因此在那些地方,自有资本的流入远不及美国。不关心投资人的权益,将带来不可挽回的负面影响。
  
    孙宏斌还发现,股东价值与其他各方的长期利益并不相冲突。在公司运作的所有参与者中,股东是最为本原的一个核心。现代企业制度把控制权和决策权交给了股东,因为股东是惟一需要全景信息的决策者,他们有使公司成功的动机。他们所冒的风险最大,也是惟一需要知道相关利益者的所有要求细节的团体。当他们利用全景信息和决策权威使他们自己的权益最大化,所有利益相关者都将受益。寻求股东长期利益最大化,将会使每一个参与其中的客户、员工、政府、资本的提供者等人的利益最大化。不能给全球投资者提供合适回报的国家,注定要被投资者抛弃。管理的任务是通过使......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