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资本在我国商业银行风险管理中的应用
2005/12/1 来源:经济导刊 作者:刘元庆 黄 毅


  
  2004年以来,国家相继对中行、建行和工行注资,各行相继完成了财务重组和股份制改造,目前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上市工作。财务重组后,各行资本充足率都达到8%以上。但各行能否合理配置经济资本,始终保持资本充足水平;能否长期持续地为股东创造价值,走一条“资本、风险和收益”协调发展的道路,是监管当局、战略投资者、存款人和利益相关者关心的重要话题。
  
  经济资本在我国商业银行中的应用
  
  目前国内主要商业银行如工、农、中、建以及部分股份制商业银行如招行也已开始研究、探索和实施经济资本管理。建行是国内最早推行经济资本管理的国有商业银行,该行于2002年初步建立起经济资本分配办法,但主要是对各分行经济资本的事后计量,不具备资源配置和预算管理功能。2004年建行总行出台了《经济资本预算管理暂行办法》,以确定的年度经济资本增长率目标和经济资本回报率目标为年度预算的逻辑起点,据此确定和分配增量经济资本额度,再安排年度业务计划和其他财务收支计划。在确定全行经济资本总额和当年经济资本增量的基础上,测算全年可扩张的风险资产数量。然后根据资产性质和资产损失特征的不同,采用不同的分配系数,在不同区域、行业、产品和企业间分配经济资本,引导各级行调整业务和产品结构,同时建行规定各级行占用经济资本的期望回报率必须达到13%,试图据此硬化约束,推动各级行权衡效益和风险,改善资源配置和经营绩效
  中行以预期收益率作为资产组合管理的核心指标。该指标分为度量和优化两个阶段。在度量阶段,根据资产组合在地区、行业、产品、客户分布状况,度量一年之内各维度资产组合产生的净利息收入与占用监管资本之比。在优化阶段,以风险暴露的增长额和监管资本的增长额作为约束条件,对下一阶段经风险调整的预期收益率进行优化,在全行整体优化的基础上设地区、行业、产品和客户的风险限额,以此约束各级机构、各类业务按照全行最优结果扩展业务。该指标最大的特点在于根据全行监管资本虚拟分割结果,把它作为各级机构业务发展的硬约束,制约了各级机构的盲目授信行为;同时在业务的当期收益中扣减了风险成本,风险暴露的滞后性在当期业绩度量中得到一定程度的反映,有利于建立自我约束,稳健发展的风险管理机制。
  工行目前设计了经济资本配置的过渡性方案,初步形成了经济资本管理框架,计划2006年在全行范围内实施经济资本配置方案。工行借鉴银监会《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和巴塞尔新资本协议的标准法,结合该行现阶段信息基础和管理现状,通过内部系数法计量信用风险经济资本,通过银监会标准法计量市场风险经济资本,通过巴塞尔新资本协议基本指标法计量操作风险经济资本。由于计量口径的差异,信用风险经济资本需要通过监管资本转换系数与监管资本数据保持平衡。该行的经济资本配置计划是资本充足率控制计划在系统内部的分解,根据一定的分配原则将经济资本计划向各级分行、业务部门配置,同时根据经济资本的实际分配额,通过经济资本总量结构、分配系数和回报系数进行转换,提供业务发展、风险控制和财务收支等计划的参考值。
  农行设计了“内部......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