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媒体
2005/11/1 来源:传媒 作者:佚名


  媒体,尤其是新闻媒体,在我们这个知识经济和市场经济时代的作用真是愈来愈大了。它甚至具有某种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品格,它几乎成为人们政治生活、精神生活、文化生活、物质生活须臾不可离开的物品。试想有一天,在我们的某一都市,突然没有了新闻媒体这个物种,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图景?就社会管理而言,新闻媒体已经与之形成了一种相辅相成、相克相生的生态环境。社会管理离不开这第四种权力的制衡,并因此而成为新闻媒体重要的生存环境和成长要素。以至有人讲到:美国总统每天早晨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幕僚们商量,今天我们向媒体提供什么样的新闻产品?但是媒体需要管理,尤其是新闻媒体需要社会管理。因为绝对的权力会产生绝对的腐败。管理者首先需要被管理。
  对新闻媒体进行管理和监督,不仅在理论上有其必要性和必然性,而且在实践上有其严重性和紧迫性。就内容而言,一些报刊出现政治导向性错误,给和谐社会制造着某种不和谐的杂音;一些报刊以搜罗低俗新闻为能事,为庸俗和不良文化推波助澜;一些报刊编写虚假报道,刊发有偿新闻,把神圣的报刊形象弄得面目全非;一些报刊滥用舆论监督的权力,甚至变成了谋取私利的秘器。就实体而言,在报刊业体制改革中,有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在吸引投资中,有社会资本擅自进入报刊业编辑出版环节的问题;在市场竞争中,有严重扰乱发行秩序,恶化报刊业生存环境的问题;在许可准入方面,非法出版活动屡有发生。凡此种种,都在严重地削弱着新闻媒体的公信力,也在恶化着媒体自身生存和成长的环境。管理者必须首先接受管理,这就是我们的逻辑。管理媒体、监管媒体,也要合乎市场经济、法治经济社会的游戏规则。不能沿用计划经济、人治经济时期那一套,用那一套非但不能奏效,反而会引发更大的麻烦。在管理目的上,是为了在正确方向的引导下,推动我国的新闻报刊事业与产业的可持续繁荣与发展,而不是为了把新闻报刊管住、管死;在管理层面上,是宏观管理、社会管理、政府管理,不是微观管理、局部管理、企业管理;在管理范围上,主要集中在准入审查、导向把握、体制改革、市场秩序等方面,而不是媒体的“春种秋收”和内部运作方面;在管理方式上,多是以法律法规、经济政策、协会学会等间接手段实施管理和引导,而不是更多地运用行政手段进行直接管理。
  最近颁布的、并将于12月1日开始实施的两个《规定》,就是对新闻报刊业依法管理、依法行政的重要举措。更早些时候政府推动、协会出动,新闻媒体单位互动来洽谈、协商、规范报刊发行的秩序,就是管理媒体的一个典型范例。这两次全国范围内的对新闻报刊实施管理的重大实践,至少从目前来看还是成功的,或者说开局不错。
  新闻媒体应该是,也一直是社会管理的积极的倡导者和实践者。它是构成社会管理的重要元素。现在自己也作为被管理对象,难免在感情上和感性层面,一时间还不能痛快地接受,但新闻媒体整体上拥有较深的文化素养和较高的理论水平,相信经过思考,或在接受管理中思考,是会愉快地接受管理,并且不少会成为模范的。正像社会管理机关必须借助新闻媒体的监督和......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