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管理:修身以致人事
2005/9/1 来源:软件工程师 作者:陈 飔


  编者按:在世界经济发展的浪潮中,曾经一度,由于美国经济的发展,使得美国管理模式在全球范围内得以传播;由于日本经济的崛起,使得日本管理模式一度盛行。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中国式管理的时代是不是来临了?
  
   “中国式管理”的提法几乎是必然地引发听众、读者的迷茫。因为这名称顾名思义容易理解,几乎不需要解释,可是稍加思索却又发现这名称后面的东西竟然高度地“不可名状”。今天我们谈管理,多半从科学的层面论理;有学问高深者,喜从哲学高度说事;再不然可就是安人处事的“人-事”艺术了。读者不必费心猜测,面前的这本《中国式管理》所要昭彰的正是安人处事的“人-事”艺术。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的话,作者对于主要是起源于西方的管理科学要“调教”一番了,以中国式的思维方式。
  中国从清朝末期以来长期执着地实践着西方先进技术和科学思想的学习和引进。这种学习和引进在主导思想上都还是和从国体到个体的“修身”密切相连。“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个“身”常常被人们认为就是“自我”,但并不是以心灵、灵魂为主要内容的“自我”。这有“子曰”为证:吾一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而不习乎?谋忠、交信、传习,种种皆系人与人的关系——人事、身事,而非心事。这种植根于民族心理特性的“修身”哲学中,不难找到洋务运动“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心理渊源。这里面的玄机在于以“修身”哲学主导下的学习和引进,必然引起民族心理的矛盾和张力,继而是行为上的冲突和扭曲。这里的行为是由个人波及大众的。这也使得大部分的引进和学习归于失败——至少在三、五十年为考察周期时如此。中国人的自我——“身”既然是人事的,自然就决定了中国的——中国人的管理是人事的。不仅企业,任何组织皆是,大到国家政府小至家庭夫妻。中国式管理不可能不蕴含这样一个命题:使组织中的每个个体能够“安身立命”。这其实是每一个中国人每日每时都在身体力行的事情。修身哲学又指导这种安身立命的实践活动成为“人事”的。“人事”更为具象化的说法是人与人之间相互处事的安排。由此就可以想见,管理是一门大学问、大艺术、大哲学。从事管理必成为一种大劳作、大探索、大生活。远非科学管理或者管理科学所能囊括和统领的。至于把西方管理科学通盘照搬到东方来,就以为可以包治百病的想法,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讨论中国式管理实际上是对中国在管理上的学习和引进进行反思和反省的结果,也是各方管理——日本式管理、美国式管理等在中国实践的检讨和质疑。中国式管理的讨论在两个方面有明显的意义。第一,如何对待西方式管理甚至管理科学。管理科学作为可供他人参考使用的管理知识,其属性上当然也应遵从无国界原则——科学无国界。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彻底离开场景的知识,也即是放之四海宇宙皆准的真理。就连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也只是限定于惯性参考系,广义相对论则架构于黎曼空间。离开了这种特定的参照系和特定空间场景,定律、规则就不再有效了。最新科学发现,生物的遗传病不是一次完成的,就算基因完全确定,也会由于环境的不同和组蛋白的差异,而表现(发展)为完全不同的性状。因此管理也好,运营也罢,企业(品种)不同,环境不同,文化不同,自然需要不同的方法。就如同同一个方程组,约束条件不同,解还不同呢!大家都知道,德鲁克是举世公认的管理大师,和营销大师科特勒、竞争大师波特并称现代企业运营管理的三位大师级人物。无论在哪里研究管理、实践管理,我们都从德鲁克处受益良多,但是只要照搬教条,马上就有失败跟来。这犹如马和牛共同寻找食物,发现了一捆青草,这时问题就来了,同是一捆草,马和牛各有不同的吃法。这告诉我们,学习引进要根据自身的具体条件和所处的环境。这个问题丰田的实践给我们以最好的启示。当年,日本没有自己像样的汽车工业,和世界许多国家一样丰田的......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