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者,离开家电营销
2005/8/5  作者:博锋

在这个星球上,人之所以能和动物种群区分开来,在于人有思想。 
     在这个世界里,人之所以有优秀与一般之不同,在于优秀者更有思想。 

  思想者的快乐,得益于他的思想力的实践和执行,当一种智慧和思想能影响大众,为社共同分享时,快乐是无穷的。   

  一、思想者是痛苦的 

  但思想者往往又都是痛苦的,因为当他们生存的空间无法承载他思想的灵性飞翔,当他想立足的舞台无法让他的翩翩起舞脚步伸展,当他的思想受到禁锢而无从渲泄压抑迸发时,思想者是痛苦的,这是一种智者的巨大痛苦,也是一种智者的悲哀。 

  屈原是痛苦的,虽然他26岁就担任楚国左徒兼三闾大夫,青云直上,但当他的爱国“美政”和现实政治环境不吻合时,他不甘同流合污,更不惜以生命淬江作为实践其思想力的代价。 

  庄子是痛苦的,虽然他对生活的要求并不高,但他的平民主义和自然主义的思想和当时萧杀、封闭的时代格格不入,所以他痛苦着,他幻想成为北海,洋洋洒洒;幻想成为鲲鹏,扶摇九万里。他幻想成为姑射山仙人,不食人间烟火,与世俗分流。 

  巴枯宁痛苦的,这个出身俄国贵族世家被黑格尔誉为“世界精神代言人”般的极度崇尚自由的革命者,为了实践他的自由主义,一生几乎都在牢狱和斗争中度过。他出生入死、九死一生“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要全速前进”。 

  切·格瓦拉是痛苦的,这个20世纪最浪漫的共产主义英雄、杰出的革命游击斗士,他虽然官位奇高,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特定的国家政权无法让他将世界性的游击革命理念得到舒展,他辞官而去,远走非洲和南美,哪怕最后战死疆场。 

  营销人未必有上述几位“大者”般崇高,但营销人也相当有思想。 

  痛苦的思想者几乎都云集在中国的家电营销界,因为目前中国的家电营销界提供给思想的舞台太小了。当前中国的家电营销界的营销模式己经进入一个固定的“价格战”的怪圈, 

  “价格战”成为营销主势力,当全行业都在为销量所敏感时,降价促销成了唯一的市场法宝,全行业的价格战,让中国家电业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价格搏杀大战。 

  中国家电营销业的“价格战”直接导致了大多数家电企业没有利润空间,缺乏品牌运营资金,没法系统的去塑造,运营一个品牌,去上演一出淋漓尽致的营销大戏。 

  可以想象没有系统品牌运营的营销是多么呆板而肤浅,就像一群圈养的母牛,肥肥胖胖,每天可以大量产奶,但它缺乏“紫牛”的魅力和价值。 

  缺乏系统品牌运营创造高价值而仅靠低价竞争上量的品牌,更象一群圈养的肥猪,每天垂涎欲滴、昏昏入睡,它们那里会具有勇敢威猛“野猪”的锐气。   

  二、思想者的痛苦在于看到了他本不愿看到的现实 

  中国家电营销思想者的努力让中国一些企业成为“中国制造”的榜样,成为“世界工厂”的标榜。 

  但非常遗憾的是“中国制造”离“中国制造”只有一字之差,但在国际商业市场上都有着天渊之别; 

  我们不能不痛苦地看到,在很多场合被标榜的“世界工厂”却产生不了“世界品牌”; 

  在欧美国很多商场,中国制造的家电产品只有冠上老外的名字才能卖出。 

  中国的家电从产销量上论可以争夺很多项世界冠军,但不要忘记这些冠军很多是跨国公司有意让给你的,别人不做的东西你捡来做,做到世界第一又有什么价值,就好比一个掘沙工,你掘出上千吨的沙子还不及别人掘一颗钻石的价值大,当你一个行业的利润总和还不及跨国公司一个企业的利润时,你的大又有何用? 

  中国家电业的价......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