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保护:中国企业的陷阱还是动力
2005/2/1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杨磊

  惩罚门槛降低 模糊概念澄清

  《中国经营报》:此次《解释》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是否加大?  
 
  李顺德: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政府在知识产权保护上做了很多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也存在问题。此次《解释》出台的背景是基于发达国家提出的一些意见,结合我们自己的情况而酝酿的。《解释》从刑法的角度加强了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降低了刑法的惩罚门槛,就是说能构成犯罪的标准大大降低。知识产权的刑事犯罪涉及到专利犯罪、假冒商标罪、盗版、商业秘密等七个罪名。过去我们立案的标准,如获得非法经营额达到一个标准就构成犯罪,现在标准降低了很多,即追究刑事责任的标准在数额上降低了。此外,对单位犯罪的标准也降低了。原来单位犯罪的标准是个人数额的5倍,现在变为3倍了,加大了刑法惩处的力度。第二,对过去有分歧的一些用语和名词做了一些更具体的解释,比如非法经营额等。第三,澄清了一些概念,比如涉及到网络中版权的问题,其构成犯罪的概念过去没有明确规定,现在都澄清了。总的来说是加大了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降低了惩罚的门槛,澄清了一些概念。

  贸易保护压力巨大知识产权保护势在必行

  《中国经营报》:有人说知识产权保护协议客观上使财富从发展中国家流向发达国家,你如何分析这个问题?

  陈丽苹:不仅是发展中国家有此说法,英国知识产权委员会曾做出了一个影响较大的研究报告,也谈到了这个问题。因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所拥有的知识产权的数量相差太大,从世界范围来看,知识产权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而发展中国家受保护的知识产权数量很少。在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进行知识产权的贸易过程中,就会出现这种财富的流动。

  李顺德:世贸组织有三大支柱,货物贸易、服务贸易与知识产权问题。加入世贸组织的成员必须全盘接受世贸组织的一揽子协议,其中也包括了《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这是一个利益平衡的结果。因为发达国家知识产权制度建立的时间比较长,机制相对比较完善,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占有很大的优势,所以在知识产权协议中比较多地体现了它们的要求。而发展中国家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承担的义务相应的多一些,获得利益相应来说要少一些。这是客观形成的。

  不过,这个问题不能孤立地看,不能单纯就知识产权谈知识产权。知识产权问题是与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捆绑在一起进行谈判的,是一个全盘的问题。各个国家根据自己的利益来衡量加入世贸组织的利弊,会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知识产权三者中进行一个全面的平衡。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对前两者可能希望得到相对更多的利益,而在知识产权问题上则要做出较多的让步。这是一种平衡。发展中国家为了获得它需要的更大的利益,就必须考虑在知识产权问题上做出适当的让步。如果没有这种让步,那最后全局的利益可能就得不到。

  陈福利:目前,我国对外贸易总量已稳居世界第三,外贸出口不断增长,特别是高新技术产品的进出口增长迅猛。随着高新技术产品进出口的不断增加,知识产权在我国对外贸易中的地位日益突出。

  但是,我们应清醒地看到,随着对外贸易竞争力的不断增强,我国正在成为世界各主要国家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重点对象。在加入世贸组织后,国外对我歧视性贸易做法已难以取得成效,但在知识产权方面,我国还是一个相对较弱的国家,自主知识产权的拥有量以及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都有待进一步提高。对外贸易中众多知识产权案件的陆续出现,反映出国外遏止我外贸出口的新动向。以知识产权保护为名正在并且已经成为西方经济大国遏止中国出口产品的又一新的贸易保护主义的借口。

  目前,国外向我国进行知识产权权利诉求的动向越来越趋于集团化,趋于官民一体化,甚至由政府出面,通过政治、经济、外交等多种手段向我国施压。其中,这些国家也不断协调立场,大有走向结盟的趋势。从长远发展趋势看,这种态势只会强化不会削弱。

  发达国家利用知识产权向我发难的产品,往往是我新兴高科技出口产品,具有明显的竞争力......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