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的第一幽默效应
2004/6/28 来源:《人生与伴侣》 2004年第6期 作者:若 水


   那个广告,主人公是个颇为清纯的女子,用手指点着半裸的酥肩,对着屏幕说,看这里看这里……然后再来几声娇俏的笑,朋友的老公每每看到这里,总是恨恨地换台,朋友不解,问及原因,此公面带愤然之色说,看这里看这里,看什么看,看来看去总是只让看她那一个地方……

  几个少女,在电视里用清脆的嗓音说,月月舒服。这时,我总是会习惯性地去捂儿子的眼。因为有一次,这家伙用一种很严肃的口吻对我说,老爸,你说,这种口罩是不是每个月都要戴上几天呀﹖口罩﹖我大笑,可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哭笑不得。他居然说,老爸,为什么妈妈说这是女人的东西呢﹖我对妈妈说你上次就偷偷地买了一大包……

  还有一句:“好肌肤,每天要喝八杯水……”有一哥们儿,化妆品的名字没记住,倒是落下了一个喝水的习惯,每天喝八杯。一个月下来,此君面带得意之色地对我们说,看这里看这里,然后一哥们儿用手按上去,十分肯定地说,的确是肿了……

  有一女哥们儿,至今不明白一个广告里为什么要用“他好我也好”这一句话。我们给她非正面解释了好久,直至每个人都面红耳赤心跳不止,但此女还是一脸不解状——难道一个人吃了,真会两个人好﹖

  有一邻居老太太,吃某种广告上的补钙药,总是拿小刀片细心地将一片药分成五份,早上一份,中午两份,晚上两份,一边分还一边说,说什么一片顶五片,天天这样,钙倒是补上了,可我这老花眼又重了……

  晚上回家,听到隔壁小两口在吵架:女的说,有你这样洗衣服的吗﹖你看你洗成什么了﹖良久,听到男人委屈的声音,说广告上不是说了吗,泡泡泡泡晾起来,我泡完就晾起来了呀!女人恨恨地喊,你是猪呀你,人家说的是泡泡漂漂晾起来……

  还有一个广告由来已久,记得里面有一句十分经典的歌词,在我小学三年级时同学们就大规模地开始模仿。常常见一群男孩子,三五成群,昂首阔步地唱:“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有个同学在课堂上唱,结果让老师请了出去,直到下一节上课,也没见到这条害虫再次进来。我们都说他让来福灵给灭了……

  有一哥们儿说,他看不懂广告,有一个广告半年了也没看出是什么内容。一古典美女,荡舟湖面,说着什么春什么春。半年后终于看懂了,原来下面有一行像蚊子一样的小字,是一个什么有限公司。此哥们儿见人就说,我一直以为是酒的广告呢,估计此广告策划是小学毕业。

  有一同学属大胆一族的。当年,电视上流行那句“想知道清嘴的味道吗”,他买了一盒,约心仪已久的女孩出来看电影,在电影院里就问人家,想知道清嘴的味道吗﹖估计里面声音嘈杂,女孩没听见。再出来看见此公时,已是一个人在路边哭丧着脸,大伙儿的猜测是此公夜深人静送女孩回家,不失时机地又来了一句,可怜还没来得及掏出那盒糖,就被PASS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