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广告牌事件的幕后新闻
2004/5/28 来源:《新西部》 2004年第5期 作者:滇 人


  
  2004年3月2日,成都市武侯区、高新区和双流县城市管理执法人员集体出现在成都机场高速路两侧,对路边所有的广告牌进行强制拆除,从而与十几家广告牌业主(公司)由讲理发展到争吵,最后演变成一场冲突,一场“拆迁与护卫”广告牌的战斗由此拉开……
  2004年4月6日,记者在成都市长达12公里的机场高速公路两旁发现,原有的70多座立柱式巨幅广告牌多数已经被拆除或者捣坏,而仅剩的几座广告牌上却不可思议地“住”着一些广告公司的员工。他们说:“我们已经这样坚持了一个多月,如果政府真的要强行拆除,我们誓与广告牌共存亡。”
  而成都市城市管理执法局的一名官员则说:“无论如何,对广告牌的整顿拆除工作都将继续,我们拥有必胜的勇气和信心。”
  
  广告牌保卫战
  
  2004年1月4日,成都市市容环境管理局、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规划局、工商局和交通局五部门在《成都商报》上联合发布了《关于清理和规范机场高速路沿线两侧户外广告及其他设置的通告》,将机场高速路沿线两旁的所有户外广告均认定为违法广告。五部门的理由是:两年以来广告牌都没有通过市容环境管理局的审批。
  “这些广告牌并不是没有手续,而是手续到期了,但是审批权转给你们后,你们自己拖了这两年。”对于广告公司的辩解,市容环境管理局解释是:因为市里的城市规划一直没有出来,他们没有办法进行审批,所以才耽搁了这么长时间。
  广告商们希望能够如此说明问题:“这两年没有审批导致的混乱局面,责任在于市容环境管理局行政不作为,而不在于广告公司,所以后果不应该由广告公司来承担。”
  “我们必须团结起来讨个说法,如果在这样不明不白,没有任何经济赔偿的情况下失去了广告牌,我们将面临公司倒闭,员工失业的结局。”一名广告公司经理说。
  1月18日,成都市政府又组织五大局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16家广告公司的58座广告牌必须在2004年3月1日前拆除,其它18座违法广告牌必须马上拆除。但是此次“新闻发布会”没有邀请任何新闻媒体记者到现场。
  2004年3月2日清晨,双流县和高新区的执法人员到机场高速路两旁开始了大规模的拆除广告画面的行动。多数广告公司立即采取了护卫措施,或者派人在广告塔下守候,或者派人爬上广告塔抗议。因为广告塔很高,且塔身每次只能容纳一人上下,如果拆除人员强行上去,难免发生意外事故,因此执法人员只能望塔兴叹。
  后来,执法人员采用了“偷袭”的办法,趁守塔的工人吃饭或者上厕所的瞬间,拆迁工就迅速爬上塔,首先用刀子将广告画面划破,然后再拆除。执法人员还采取声东击西的办法,一边巡逻,一边组织拆迁工上塔。到3月4日,76座广告牌上的画面完全被拆除。
  随后,施工人员开着吊车、拿着工具强行拆除了两座广告牌,并且表示:如果广告公司不自己拆除,政府将完全“代劳”,但是至少价值2万元的材料将被没收。在这样软硬兼施的情况,许多广告公司不得不自行进行拆除,“能挽回一点算一点吧”。
  但是也并非所有广告公司都表示出屈服,在对政府执法人员“文攻武卫”均无法奏效的情况下,许多人决心“以生命捍卫广告牌”,爬到上面“安营扎寨”,表示“没有合理的解决办法,永远不下来”。
  
  媒体矛头直指政府
  
  2002年,由于成都市交通局下属的成都机场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要求,16家广告公司中的多数与其签订《关于在成都机场高速公路沿线建设使用高立柱广告牌的合同》。合同约定,机场高速公司保证16家广告公司的长期使用权,由于非机场高速公司的原因拆迁广告牌时,机场高速公司应按照广告牌建设成本的1.5倍和当年经营损失对这16家广告公司进行赔偿。对58根单立柱户外广告的收费标准,《合同》依然规定每根柱子每年为6.5万元。在《合同》上,成都市交通局机场高速公路路政执法大队同样签有印章。
  对于这58份合同,作为当时户外广告设置的管理部门市容环境管理局并未提出质疑,并且......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