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催生危机管理行政法规
2003/10/1 来源:财经 作者:佚名


  自2003年4月14日国务院第四次常务会议提出立法要求,到5月7日国务院第七次常务会议原则通过、5月9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公布施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下称《条例》)历时不到四周的立法速度可能居中国现行所有行政法规之冠。
  根据《条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以下简称突发事件),是指突然发生,造成或者可能造成社会公众健康严重损害的重大传染病疫情、群体性不明原因疾病、重大食物和职业中毒以及其他严重影响公众健康的事件。
  《条例》明确了应对突发公共事件的如下主要制度:
  
   确立行政首长问责制
  
  条例第八条规定,“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建立严格的突发事件防范和应急处理责任制。”
  这里提到的“应急处理责任制”,当首推行政首长问责制。《条例》第三条规定,“突发事件发生后,国务院设立全国突发事件应急处理指挥部,由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军队有关部门组成,国务院主管领导人担任总指挥,负责对全国突发事件应急处理的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第四条规定,“突发事件发生后,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成立地方突发事件应急处理指挥部,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主要领导人担任总指挥,负责领导、指挥本行政区域内突发事件应急处理工作。”
  作为落实上述措施的保障,《条例》第五章“法律责任”部分,多次提及对政府主要领导人及其卫生行政主管部门主要负责人失职行为应追究的法律责任。可以说,行政首长问责制被提到如此高度,是《条例》对中国立法活动的标志性贡献之一。
  
   确立公共卫生应急预案与预警机制
  
  《条例》第十条规定,“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按照分类指导、快速反应的要求,制定全国突发事件应急预案,报请国务院批准。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根据全国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制定本行政区域的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第十一条还规定了应急预案应包括的内容,即突发事件应急处理指挥部的组成和相关部门的职责;突发事件的监测与预警;突发事件信息的收集、分析、报告、通报制度等。
  
   建立顺畅、及时的信息沟通渠道
  
  报告及通报制度 《条例》第十九至二十三条规定了自下而上报告突发事件信息的责任及时限要求,同时亦对同级政府及政府部门之间的信息通报提出了要求。《条例》并设专条规定,强调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相关信息的真实及准确性:“任何单位和个人对突发事件,不得隐瞒、缓报、谎报或者授意他人隐瞒、缓报、谎报”(第二十一条)。
  举报制度《条例》要求建立突发事件举报制度,公布统一的突发事件报告、举报电话。 任何单位和个人有权向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报告突发事件隐患,有权向上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举报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不履行突发事件应急处理职责,或者不按照规定履行职责的情况。接到报告、举报的有关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立即组织对突发事件隐患、不履行或者不按照规定履行突发事件应急处理职责的情况进行调查处理(第二十四条)。
   信息发布制度《条例》责成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向社会发布有关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及时、准确、全面的信息,并允许其在必要时授权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向社会发布本行政区域内突发事件的信息(第二十五条)。
  上述信息沟通渠道的建立及运作,既可为政府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提供必要而充分的信息,又可保障社会公众对公共事件的知情权。
  
   应急处理机制
  
  《条例》第四章规定了针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处理机制,涉及对突发事件的技术调查、确证、处置、控制和评价,突发事件应急所需物资的生产、储备、供应、运输,以及事件中对人员进行疏散、隔离,封锁疫区以及采取其他控制措施等。
  尽管在“非典”爆发以来,全国各地均采取了一些各有特色的限制相关人士人身自由的处理方式,《条例》除笼统规定可采取隔离措施之外,并未进一步详细厘定政府为应对公共卫生事件而针对违反隔离措施的公众个人可采取的处罚措施,这可能主要系出于《立法法》将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排除在国务院制定行政法规的权限之外的考虑。而从另一角度来讲,这也说明,行政法规层面上的立法还不足以建立全面的、界定社会公众个人在公共卫生危机中权利义务的法律制度:单从传染病防治这一个侧面来看,在抗击“非典”......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