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达:人性化生存
2003/9/2 

“柯达不仅仅是一个影像公司,柯达的使命是捕捉生命中喜怒哀乐的片刻和精彩瞬间,以及记录天地万物、诠释奥秘人生。”

  说这段话的人是叶莺,柯达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对外事务和公共关系部总经理 

  少有人比得上叶莺的口才。作为柯达大中华区负责对外事务的副总裁,叶莺显然是柯达最完美的价值观布道者和形象建设师。这位曾担任过美国NBC电视台主持人和美国驻华使馆商务参赞的美籍华人,无疑是在华的所有跨国公司里最具说服力的中美交流的典范。在理性的头脑外,其女性身份却又为这家公司增添了不少亲和力。这些软性的力量,并非偶得,其实正是柯达意图实现的效果。

  柯达的中国形象,是柯达经营得最好的形象之一。选中叶莺来完成里程碑式的“98协议”的后期谈判,并担当柯达与中国政府的接口,当然是柯达走得最漂亮的一步棋。但这不是全部。如果不是柯达自身强大的情感力量,当年的叶莺不会从若干家猎头公司的推荐名单中独独看上柯达。

  “你的问题很有意思,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为什么喜欢柯达公司。”叶莺侧着头想了想,“你离不开人性的东西,(在这方面)柯达最能打动我,我觉得它离我很近。”


  相信中国
    谈到柯达,就一定绕不开“98协议”。尽管竞争对手仍不满于5年前中国政府与这家美国公司达成的关于中国感光行业的“全行业合资计划”(俗称“98协议”),但没有人能够否定,柯达挺进中国后,危如累卵的中国感光业终于重获生机。

  事实上,当时柯达的竞争对手并非没有机会。1998年,面对负债和亏损累计近百亿元、一触即溃的中国感光业,中国政府已经没有了退路。因此中央政府的态度是,如果要合资就对全行业合资。但富士似乎却无意接下这么大的烂摊子。

  对于1998年的柯达来说,斥资10亿美元进入中国市场同样是一个需要极大胆魄的冒险。10亿美元将是柯达公司30年来最大的一笔投入。此外,10亿美元的投入并不能让柯达像坦克一样隆隆驶过中国感光行业的废墟,恰恰相反,柯达需要做的是将这些行将坍塌的建筑重新变成高屋大厦。要进入中国市场,柯达必须做出这样的承诺。因此,将10亿美元扔进销售额远排在十几名开外、叠加着种种不可知风险的中国市场上,在柯达的投资者们看来,这就是一场赌博,不久后,这笔“赌注”更是追加到了12亿美元。

  对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来说,这也像是一次赌博。根据“98协议”的内容,中国感光行业的七大支柱中,条件尚好的保定乐凯留守,厦门公元和福州福达与柯达合资后组建柯达(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无锡阿尔梅与柯达合资组建柯达(无锡)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天津、辽阳的另外三家企业不参与合资,部分资产出售给柯达后不久即先后破产。

  数年之后的一次酒会上,朱镕基高兴地说,自己终于洗脱了因“98协议”而背负着的“卖国贼”的骂名。令朱镕基高兴的只有事实:柯达与福达合资后,使福达立即摘掉了债务大户的帽子。福达新厂投产仅4个月便上缴税收1.28亿元,一跃成为厦门第一纳税大户,超过老厂过去14年纳税额总和。合资前,福达老厂职工月收入1400元左右,合资后提高近50%。而在汕头,原公元厂的整个项目从员工招聘培训......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