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管理组织理论创新的方法论探析
2003/6/1 来源:管理科学文摘 作者:张长立


  站在管理哲学的平台上来观视管理组织理论创新方法论,我们不难看出,每个不同时期的方法论体系的构建,既不是来自上帝的神谕,也不是管理学家头脑的臆想,而是源于管理实践的发展需要。一定的管理方法总是适应一定的管理需要而生成,相对于一定的条件,有它产生的必然性和存在的合理性,但是随着条件的改变其合理性也随之而改变,没有一成不变的永恒的方法体系。哲学大师黑格尔的睿智之语:“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又将会是现实的”便是最好的诠释。20世纪初,古典管理组织理论的管理方法聚焦于人-机关系的协调上,就是为了改变当时大规模的工厂制度效率低下,物质匮乏的社会现状而产生。从方法论的角度来探讨管理组织理论的创新,就可以进一步加深我们对古典管理组织理论的把握与理解。
  “一个设计完美的机器就是一个完整组织的缩影,也就是说,一系列相互关联的手段都是为了达成一个目标。机器总是包含某些特定的部件,而部件一旦脱离了整体,就失去了意义和作用。机器是有关部件的有机组合,目的是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功能,或对相互联系的目标进行排列以获得特定的结果。理想的机器中不应该有无关的部件和无关的运动,所有的部件和所有的运动都是为机器的整体运作服务。所以,机器是运动领域的完全合理化和完整组织的完美典范。这一点也许在较大的机械和流水线上表现得更为明显。”沃特的这一段话是对古典管理组织理论特征的生动描述。在古典管理组织理论时期,管理学家将组织看作是一种为完成特定目标而精心设计的工具。人被设计成这部“机器”上的零部件,它关注的是人与机器的协调,因此,古典管理组织理论的方法论从哲学上来看是人机关系技术论,是在具体运行中采用实验、归纳和数理统计的方法。人机关系的古典管理组织理论着重研究管理的事实方面,而不在于研究人的价值方面,它着重研究如何提高效率问题,而不是研究管理中人的行为问题。由于这一时期管理的出发点是如何对人进行控制,所以在组织结构上的基本倾向是集权式的等级控制模式,在个人与组织的关系上,只强调个人服从组织,只强调组织的非人格化;在原则性与灵活性的关系上只强调纪律和法规对各级组织和个人的强制性。所有这些都表明了古典管理组织理论机械性、技术性特点。正如古尔德纳所说:“从根本上说,理性模型是‘机械’模型,这个模型把组织作为可操作部件的结构,每个部件都可以单独改变,以提高整体的效率。所以,从根本上讲,组织结构是一种提高效率的工具和手段。人被置于被动的服从地位。
  泰罗的“科学管理”理论内容是由两部分构成,即任务管理和职能组织论,这两部分其实从内在的逻辑关系而言是有其内在的一致性的。职能组织论的设计,是为了更好地完成他的作业任务。而无论是其“任务管理”还是其“职能组织论”都十分显明地裸露出人机关系的方法论特征。
  任务管理包括四个方面:一,科学管理的中心问题是提高生产效率。二,为了提高生产效率必须为工作挑选“第一流的工人”。三,挑选工人要进行培训,使其掌握标准化的操作方法,并且要提供标准化的工具、机器和材料使作业环境标准化。四,要使工人愉快地去做,就要实行计件工资制度进行奖惩。
  职能组织论也包括四个方面的内容:其一,劳资双方要进行一次“心理革命”,认识到提高效率对双方均有利。其二,将计划职能与执行职能分开。其三,实行“职能工长制”。其四,在组织机构的管理控制上实行例外原则。
  从泰罗任务管理和职能组织论中我们可以看到,正是对效率的狂热追求中,人成为一台工作机器,金钱成为机器高速转动的润滑剂。所以,丹尼尔.贝尔等人批评科学管理时代以机器文明或机械地看待工业中的人为具体特点的。他讲到“泰罗学说造成一种‘社会物理学’,把人的社会面降为纯粹的物理定律和决定要素。企业中的科学,使工人处于被动和依附地位,而且从他们的工作中抽调了一切思想。”“科学管理建立了一种单面的人和组织的机器式模型。”
  较泰罗从车间管理的角度来研究如何提高管理组织的运行效率不同,法约尔则从宏观整......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