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生涯最经典一战
2012/11/15  作者:胥忠进

  2009年9月初  好领导

  我领导老何从上海坐飞机飞到了贵阳,我们到宾馆碰了面。他告诉我,贵阳的省代成总在上海婴博展上碰到了我公司董事长秦总。然后向秦总大倒苦水,列举了当前公司的市场操作对他的不利之处以及区域管辖人员我的多条“罪状”,同时表明了与公司共同发展的雄心壮志,以及如果公司以后建厂房自己可以融资帮忙等表述衷肠的话语。老秦听后写了封邮件给老何,让老何飞过来一探究竟。

  老何拿出了电脑,打开信件,把秦总发的邮件拿出来给我看了。秦总的思路一直是那样清晰,在邮件中也是体现淋漓尽致。一共写了七条。其中三条是公司操作对他的伤害,后面四条是控告我的罪行,如与他下面的客户谈判太过强势,不给他留下回旋的余地。与其沟通,牛气冲天,比老板还老板,话没说两句,提着包就走与我无法沟通等等。最后秦总总结到:成总也算在婴童界有头有脸的角色,如果处理不好,他的话属实,那么传到其它同行耳朵,对公司的整体招商和品牌发展是不利的。要老何慎重处理。

  看了秦总的的邮件,我的心里也在打鼓,上面省代成总说的好像都是实实在在的。自己是那样做的,真的错了吗?不过我很多动作都是我老大老何教的啊,我很迷茫。

  老何这时候可能也看出了我的迷茫。他目不转睛的望着我,胥忠进,你说一下,现在当前的市场情况是怎么样的。

  我说,哎,既然秦总都那样说了,还有什么说的。

  老何把头扭向一边,好像不满我的态度,然后又把头转过来叹了口气说到,哎,你怎么是这样子呢?你就当没看到秦总那封邮件,秦总他又不下市场,他怎么知道那么多呢?你天天在市场上你最熟悉。你先说一下这边到底是怎么样的市场情况。

  我天天扎在市场上,我就把市场上的情况祥细到每个门店的情况汇报给了老何:小河区合作门店烂价,我跑过去收货。老板说,你凭什么收我货。我说你烂我价。他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烂你价了。我说,我自己亲自过来问的,你店员不认识我说便宜2块,还叫我不要跟别人说,这公司控货控价的。老板说,那店员是新来的什么都不懂。我说,我不管那么多,新来的还叫我不要跟别人说。反正我们以前都说过了,只要烂价我就收货。老板说,那小河上面淮河路那家先烂价,如果他没有烂,我脑袋砍下来让你当球踢!我说,这我不管,反正我先问到你里,你烂我先收你的。他烂价我就会收他的。老板急了,说有本事你收货试试看!我说,今天货就收定了!然后告诉身边省代成总的业务,你打电话给成总,说这边烂价,到底收还是不收!你就告诉他,两个人要打起来了!这就是成总给秦总反映的我做事没给他留回旋的余地得罪了他下面的客户,因为合作客户不是只卖我们一家的产品还卖了省代其它的产品。然后是几家门店反映省代配送不及时,自己不请专车,而是每个礼拜固定一天请物流车送货,送货不及时,服务不到位。与其沟通时,他偏个头根本看都不看我,这时候我就想起了老大你的话,现在是他求着我们做,我们不能软,于是我提着个包就走了。

  老何听我说完,微微一笑,眼神充满怜爱,像是看着一个只会蛮干的孩子。

  他用柔和的语气说到,你啊,做的都没有错,但是缺少圆滑,给客户留了小辫子,所以现在别人就抓着你的小辫子了。

  我心里还想着秦总的那封信,又问到,老大,秦总不会是因为老成说公司建厂房可以帮忙融资而信他的吧?

  老何想都没想说到:你以为老秦是什么样的人。这种话他还听不出来吗?

  我想也是,老大的老大,公司的领袖,他的水平一句话,深不可测。听了老何的话就没多想了。

  我问到,何总,你说现在怎么处理好一些,确实现在跟老成沟通起来都困难了,他看我也烦,我看他也烦,八字不合一样。

  老何又笑到说,我与他见个面。他没做好的肯定要做好,但你可能要为你以前的一些态度给他道个歉。

  我没做声,老何从我的表情上看出我不是很乐意给省代道歉。

  他用稍严肃的语气说到,这个又算得了什么呢,做销售,要能屈能伸!谁叫你让别人抓住了小辫子,这次就当是个教训。

  我听他说的有理就顺水推舟的说到,好吧,为了公司和市场的大局,我给他道歉没什么喱.

  我又问到,那合同还续签不续......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