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包打听” 年终奖坦白还是保密?
2010/12/11 来源:申江服务导报

办公室里经常蔓延着各种小道消息。有意思的是,英文中“小道消息”与“葡萄藤”同义,是不是还挺贴切?可以肯定的是,这株“葡萄藤”上结得最多的“葡萄”是关于薪酬的:邻桌的张三工资怎么被降了一级、市场部的Mary奖金不知是咱们多少倍……

快到年底了,藤上结得最大的那颗,自然是“年终奖”。尽管在大多数公司里,年终奖和工资一样被要求保密———员工不能打听别人的奖金,也不能随意公开自己的情况,但这哪里能制止“葡萄”的滋生。传播此类消息的还被封为“消息灵通人士”,有着“万民拥戴”的地位。

但“消息灵通人士”也得有信息源才能开工,这不,你才从财务室出来,手上还沾着年终奖的钞票味,他们已经瞄上你了,正伺机向你下手———“今年的年终奖好像没有去年多嘛!”

你该怎么回答?

实话实说派

不值得为隐私得罪别人

雷蒙 网络工程师

我曾经在一家合资企业工作,按照外方的要求,工资实行“模糊发放方式”。起初员工还能自觉遵守游戏规则,但时间久了,“暗箱操作”变成了“公开的秘密”。总有那么些人热衷于打听,虽然公司规定,私自打探他人工资,每发现一次,罚款300元,但这却只能让那些人的道行练得更高———亲耳听见一位资深秘书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新进的技术人员闲聊,最后,那位秘书居然以她的经验,老到地猜出了技术人员的月薪,大概是怕背上“违反员工守则”的罪名,小伙子连忙否认,资深秘书从鼻子里“哼”出了不屑。

所以啊,在“火眼金睛”面前,还是不要刻意保密的好———都是老百姓,彼此能有多大的差别,实在没有必要为了维护一点所谓的隐私而得罪别人。大不了告诉他一个约数,哼哈一下也就过去了,不必很当真。

你不说,不能保证她不说

翠西 公司出纳

你以为自己不说就能为年终奖保密?拜托,别那么天真了。你不说,就能保证发给你钱的人也不说?保密工作做得再好,总瞒不过把钱从公司账上提出来,再加到个人账上的财务吧!财务人员近水楼台,对公司上上下下人员的收入知道得一清二楚。

“我一天到晚跟账本较劲,差一分钱账都没办法轧平,辛苦得眼睛都绿了,倒还没那个只会描眉画唇的女人拿得多。”“那人也太老实了,这一年活没比别人少做,怎么也才拿那么点儿?”她这么一自怨自艾、打抱不平,再在不经意间透露出去,你那点小秘密还想守得住!

怎能不投桃报李

小欢 外资企业驻上海办事处职员

总有好事者对打探别人口袋里的钱有着强烈的欲望,通常采取的策略是,在人们放松“警惕”时,如午休、闲聊、聚会时分,用不设防、不带任何目的性的口吻开始发问:“我今年年终奖只拿到5000多,比去年少了一大截,你呢?是不是咱们公司运营出了问题?”

既然人家都卖了一条情报给你了,你怎么着也得投桃报李吧!有同感的更加无所顾忌和盘托出,不敢苟同的也会通过自己的例子来论证一二,而后,这些消息就会被迅速扩散。

遇上这种同事,还真难讲是幸运还是不幸。

摆平“不平”

阿健 企业教练

去年在一家台资公司做教练时,碰到过这样一件事。那天,人事经理向我诉苦,说他正为一件事头痛:仓管部课长不知怎么知道了制造部课长的年终奖比他高1000元,非常气愤,此后一直刁难他。

我把仓管部课长约到小会议室,对他进行心理咨询

“从工作时间的点数来分析,你的......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