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镉中毒事件激化 八名女工力讨说法
2007/5/29 来源:南方都市报

    核心提示:松下“镉中 毒”事件激化,员工质疑松下涉嫌欺瞒,28岁女工患上骨质疏松症,职业病检测延迟两个月,员工态度变化微妙,镉超标员工现状尴尬,小知识,相关报道,因“签字隐瞒”深感罪恶,博客关闭原因“不便公布”,历年镉超标员工多数离职,

  松下“镉中 毒”事件激化

  无锡松下电池有限公司是由日本松下电池工业株式会社和松下电器产业株式会社共同投资的专门生产可充电池的生产企业。投资总额1.3亿美元,2006年销售额约30亿人民币,是迄今为止松下海外最大的可充电池生产企业。然而从去年年底开始,“镉中毒”的疑云开始环绕该工厂,至今尚未消散。

  无锡松下电池厂员工“镉超标”事件起源于去年一则关于广东惠州超霸电池厂员工“镉中毒”的报道,而更为深刻的原因则在于,从2002年无锡松下电池厂成立伊始到今年1月份厂内上千名工人罢工抗议期间,该工厂从未公布过尿镉超标人员名单,仅以职业健康防护报告形式发布过。值得关注的是,随后工厂迫于压力公布的体检结果表明,“镉超标”现象确实在该厂存在,而且为数不少。

  今年1月20日,本报刊出《松下称并无一例镉中毒,员工称多人尿镉超标——“镉中毒”疑云密布松下无锡工厂》一文,针对该工厂的生产环境是否安全、已检测出的尿镉超标员工是否属“职业性镉中毒”、镉超标员工将如何安置提出质疑。

  持续长达四五个月之久的无锡松下电池厂“镉中毒”事件至今尚未得到妥善安置。5月24日,记者于凌晨6点接到无锡松下电池厂员工报料,称该公司“镉超标”员工与工厂冲突加剧,8名“镉超标”员工到该公司怒讨说法,在没有得到满意回复的情况下,5名员工在该公司的会议室中度过了不眠一夜。

  记者旋即赶赴无锡松下电池厂现场采访。该工厂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该公司已于4月18日向无锡市疾控中心递交第一批职业病检测材料,并于23日收到受理通知。预计在30个工作日会有一个彻底的结论,届时该公司将“完全承担应负责任”。

  不过对于镉超标员工而言,怀疑和不信任早已滋生,“公司经常出尔反尔”,“只要我们出现在工厂,公安局的人肯定会出现”,“公司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们探讨解决方案”。这些现象加剧了他们的不安全感,而身体上的不良反应更让他们忧心忡忡。

  员工质疑松下涉嫌欺瞒

  松下电池是一家位于江苏省无锡的外商独资企业,主要从事镍镉、镍氢电池及锂电池的开发生产,共有约5300名员工。而在日本本土,早在2005年以前,就关掉了大部分的镍镉电池生产厂。

  四五个月过去了,无锡松下电池厂最新确认的约40名“镉超标”员工,除部分在家休养外,19名员工已在交上一份“自愿申请复岗”的申请书后回到公司上班,记者赶赴无锡松下电池厂发现,该公司早已恢复正常的工作状态,俨然“镉超标”事件已经被逐渐淡忘。

  与之相伴的是,松下无锡电池厂的工作条件得到了极大改善。在该工厂的镍镉车间,记者看到,该车间工人已经“全副武装”,穿上了防尘服,带上了新口罩,增加了吸尘设备,而且在镍镉车间出入口还特别添置了“风淋”设备,用于员工进出车间的除尘防护。

  但对于坚持“讨说法”的部分尿镉超标员工,迟迟没有公布的赔偿方案让他们尤为不安,四五个月的等待对于他们极为漫长,这期间,四处“寻医问诊”成了他们生活最重要的内容。他们中间大部分人拿着三四张来自不同疾控中心的尿镉检测报告,都超过了5μg/g肌酐的正常限度,其中最高的曾达到16.8μg/g肌酐左右。

  他们最大的困扰还是来自生活方面。在无锡,记者见到的8名镉超标员工均是女工,其中两位尚未结婚,而且曾被无锡市疾控中心的专家建议“至少2年内不要生孩子”,另外一名在无锡松下电池厂工作期间分娩的女工对自己孩子的健康状况忧心忡忡。“我孩子今年刚刚2周岁,前两天检验结果是正常的,不过部分指标偏低,就像营养不良一样。”她说。

  他们对公司的质......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