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介和重返太平洋 还债裁员做减法自救
2006/11/24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秋梅

    核心提示:还款计划,“太平洋系”架构蓝图,

  严介和“欠债风波”仍在持续升级。11月17日,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分行(下称“华夏银行南京分行”)再度因为借款纠纷问题与严介和对簿公堂。

  “我怎么可能倒下?这样的风暴再刮3年至5年,太平洋也不会倒下。”

  11月19日,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长严介和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详细回应了“欠债风波”。严介和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解救的方式,“民营企业,还是要自救。现在我重点抓管理,要对企业做减法。”

  还款计划

  9月28日,严介和曾向《第一财经日报》申明:太平洋集团公司本身负债仅为1.3亿元,加上苏商、沪商、粤商等旗下六大集团,银行总负债为3.82亿元人民币。

  严介和解释说,3.82亿元债务中,2.32亿元是属于正常贷款,已经和有关银行协商解决了。1.3亿元是不正常贷款,有关银行采取了法律途径。“其实也是未到约定还款期,是银行提前收贷。”严介和说,“银行要提前收贷,我们对政府应收账款不好提前收账,所以就出现问题了。”

  严介和所谓的“正常贷款”,是指固定资产做抵押,“不正常贷款”则没有。据本报之前的报道,华夏银行起诉太平洋建设,庭审欠款纠纷审理金额为3900万元左右。对此,严介和解释道:“3900万与我所说的3600万不矛盾,我们在华夏银行的还款账户上有300万,减掉这300万,我们对华夏银行的实际欠款是3600万元。”

  1.3亿元,严介和将如何解决?他说:“法院还没有判决呢。先等待法院的判决,如果判决支持银行提前还贷的要求,我们肯定会执行。”哪里的资金还债呢?“谁欠债,谁还钱。在它无力偿还的情况下,太平洋建设偿还。”

  华夏银行3900万元的债务,直接债务人是江苏省江海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江海建设”);中行南京分行4000万元的直接债务人是盐城中山路桥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中山路桥”),3000万元的直接债务人是淮海黄河建设有限公司(下称“黄河建设”);中行南通分行2500万元的直接债务人,是江海建设。江海建设78.96%的股份,由太平洋建设持有,余下股份由经营者持有。太平洋建设也是中山路桥以及黄河建设的控股大股东,具体多少股份,严介和没有透露。

  “太平洋系”架构蓝图

  “这次欠债风波责任主要在我,我离开太平洋2年了。”严介和说。他一直是太平洋建设的控股股东,他说的“离开”是不在太平洋建设担任任何职务。他认为这是一些银行对太平洋建设采取了提前收贷的主要原因。

  “我这两年离开,是为了参与建设六大集团。”严介和说。

  太平洋系在严介和心中的架构是“1+6”,“1”是指太平洋建设,“6”是指苏商、沪商、粤商、渝商、京商和龙商。太平洋建设不是以控股的方式建立六大集团,而是通过30个人联系六大集团。这30个人中每个人在太平洋建设持股1.5%。每5个人以每人20%的持股方式,共同组建一个集团。这30人跟随严介和最长的有10年,最短有4年,平均7年左右。

  目前,除了沪商集团,其他5个集团都已经注册成立。严介和介绍,现在在上海注册的苏商集团将改名沪商集团,而苏商集团将在江苏另行注册。

  严介和称5亿元以上的大型工程由太平洋建设承建,5亿元以下的中小型工程由六大集团按各自区域范围分别承建。如今太平洋直接控股的有上百家企业(严介和始终拒绝透露具体数目),员工15万人。其中江苏省内收购的国有企业31家,省外也是30多家。

  “都是太平洋建设控股,还有企业的经营者持小部分股,企业也会保留地方政府很小的股份。”

  因欠债风波,严介和称不会变卖任何一家企业的股权,不过会加快内部优化组合,减少四分之一的企业数量,精简四分之一员工。

  “现在我回来了,问题将会解决。”严介和说。11月1日,他重新担任了太平洋建设的董事长。欠债风波对于太平洋BT的影响,“受到一点连累,但不会致命,BT仍然会如火如荼地走下去。”

  “我们和政府会友好地合作下去。”严介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