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职场 你不可以不做马屁精
2006/1/25 来源:搜狐


  对于“抚顺毛”一词,养过小狗小猫的朋友应有体会。笔者从前也曾蓄一犬,可能是伺候过头的缘故,竟至将其惯出毛病来。该犬就像许多领导干部一样,听不得批评,你哪怕是跟它说话时声音大点,它都能跟你怄气半天;而要讨好它却殊不容易,较为有效的法子,是替它按摩及抓痒。而且你还不能乱抓一气,须得顺着它毛发生长的方向,轻轻下手,像浔阳江头的琵琶女奏曲一样,“轻拢慢捻抹复挑”,它才一身舒坦。这样的技术活,没有专业经验者几难胜任。

  与之相比,给上司“抚顺毛”,技术难度显然更高,但因为正人君子们在这方面一贯“多做少说”甚或“只做不说”,使职场上的后生小子茫然不知其诀,必得要笔者出面归纳总结、解惑授道,才算初泄天机。

  其实,作为一个笃信“职业无贵贱之分、惟社会分工不同”观点的人,人人平等是我至今仍未泯灭的理想。因此,我对一切刻意拍上司马屁的行为在理性上有点排斥。不过,放眼现今的职场人际,已莫不遵循“外面都是人才,里面都是奴才,奴才招人才,人才变奴才”的普遍规律,我们除了被动或主动地成为“马屁精”之外,你说,还有啥法子哉?

  “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这句话,放诸职场同样是非常准确的。对不谙世情及自命清高的后生小子,可套用《天下无贼》里刘德华说的一段台词,“你凭什么不拍马屁啊?你凭什么不能向人低头?凭什么?是因为你单纯啊?你傻?生活要求你必须要聪明起来。我们不让你知道生活的真相,那就是欺骗。什么叫大恶?欺骗就是大恶。”

  笔者当然不愿做“大恶”之人,所以才一咬牙要将我对“马屁学”的研究心得,隆重介绍出来。据我归纳,若以水平高下而论,拍马屁当有三种境界。

  “不懂事”

  与笔者一样,这种人天生反骨,见谁都不服气。喂喂,你说啥,叫我拍领导马屁?喔靠,俺可是凭本事吃饭,纵使不拍马屁,领导能奈我何!于是乎,领导敬酒我不喝,领导走路我坐车,领导讲话我罗嗦,领导私事我瞎说,领导夹菜我转桌,领导听牌我自摸。对于这种头脑拎不清的朋友,老人家们斥之为“不懂事”。

  “不懂事”就要付出代价。笔者有位能力不错的朋友,一次其部门主管交办他写一份报告,可能是初涉职场经验不丰吧,也正好那几天要做的事特别多,他当场就硬邦邦地给顶了回去:“我不写!这不属于我的本职工作。”因为还有其他科员在场,他的主管尽管很尴尬,但也没有当场开国骂。然而就从那时候起,他们之间原本非常融洽的部属关系,就彻底地划上了句号。

  我的那位朋友也心知闯下大祸,此后他比别人更勤奋地工作,希望能改观主管对他的恶劣印象;幸好他的主管也很大度,从不旧事重提,还是像以往那样和和气气,给予他必要的关心和指点,几乎令他相信身边的每个人都已忘记了那段不痛快的经历。但让他经常闷闷不乐的是,眼看着别人加薪的加薪、升迁的升迁,却始终没有自己的份。他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在工作2年后,朋友知道不会再有机会降临到自己头上,就决心辞职离开那家单位。临走前,他客气地请他的主管指出自己在以往工作中的不足,主管就送了他一句话:“一次没把工作做好,下一次还可弥补;得罪上司一次,可能永远改变不了上司对你的偏见。”朋友说他至今还是十分感谢那位主管的坦承,让他明白了一个人犯错后迟早要“拉清单”的道理。如今,据称该朋友在新单位里人际关系处理得特别好,盖因他以前在这方面吃过苦头,早已学乖了吧。

  “不得法”

  这类马屁精“功力”较浅,一站到上司面前,顿时像被抽去脊梁骨似的,面露奴颜卑膝之色、口吐阿谀奉承之辞,媚态大批出笼,什么肉麻的话都敢往外冒。由于表演太过露骨,故一眼就能被人识破,甚至还会“马屁拍在马腿上”,反惹恶感。举个例子,某人在公园见到局长带着孙子散步,赶紧趋前鞠躬说:你这么小的年纪就成了局长的孙子,真不简单!这样的“赞美”令人恶心。

  笔者的一位朋友,也曾有过类似的精彩表演。该朋友在某单位任普通科员之职,却颇能见机行事。一日晨间,去隔壁办公室串门,正好目睹该部门主管为示民主、正亲自动手打扫卫生呢。朋友一看正是拍马屁的大好机会,就半开玩笑地“教育”其几名下属曰:“你们是怎么做人家手下的?居然叫领导干活。”该主管赶紧澄清:“我正在依医嘱实施我的减肥计划哩。”而其几名部属早已对朋友怒目相向矣。由于朋友那天露了这么一手,遂以“马屁精”扬名全单位。

  因此,若用贬低自己或他人的方法来讨好上司,可谓只知拍马屁的重要,而未谙“马屁学”的精要;同样讨人嫌的还有另外一种人,他们同意上司提出的每一件事,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我完全赞成”,而从不发表不同意见或建议。一开始,领导可能会觉得手底下有一群“跟屁虫”也挺过瘾,可时日一长,心中只会徒增鄙夷,并不会......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