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管理的祸源
2016/3/7  作者:东堂策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一直为许多管理咨询师津津乐道,亦为下属管理者的一大呼声,然而,纵观历史,历代明君的确是明在“疑人不用”上,但所有昏君却无一例外地都是昏在“用人不疑”上。秦二世胡亥对赵高“用人不疑”的结果是亡国亡身,唐玄宗李隆基对李林甫、杨国忠“用人不疑”的结果是安史之乱,明熹宗朱由校对魏忠贤“用人不疑”的结果是大明不明,等等。美国被斯诺登搞得很下不来台,原因在哪里?原因依旧是“用人不疑”所致。企业管理中,一旦发生意想不到、痛彻心扉、损失惨重的事情,十之八九都是出自管理者很信任、很放心人之手。从此角度讲,管理者对下属的信任就是企业管理的祸源。有同志或许会说:“‘近君子,远小人’,只要不信任小人即可”。话虽有理,但“君子”与“小人”不会写在人脸上,“自古忠奸难辨”和“知人知面不知心”可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一笔笔血泪教训的总结。在别人的故事里,我们总是站在“事后诸葛”的角度看问题,总以为世间的是非、善恶、曲直、忠奸、美丑、真伪很容易辨别,然而,一旦回到我们自个的现实生活或事业中,想必没有哪个人不曾吃过“人心隔肚皮”的苦。举个简单例子,时下发生的许多强奸案件,熟人作案比例高达六成以上,而导致熟人作案的原因只有一个:信任。有同志或许会说:“这不是信任造成的,而是轻信造成的”。但是,信任与轻信的区别在哪里呢?要有多“轻”才算“轻信”呢?有个什么具体标准呢?估计谁也说不明白。 

  在管理工作中,“用人不疑”或许可以带来一时的高效率、高效益,但管理者始终要明白一个道理:但凡强调“用人不疑”的下属,其目的无一例外都是想独享权力,都是不想受到监督,不想受到干涉,不想受到监督和干涉的动机又是什么呢?无外是想为所欲为、唯我独尊。撇开这个理由,孰能找到更好的理由来解释其动机呢?时下,有些职业经理人总抱怨上司对自己工作干涉太多,或是没让自己“放手去干”,或是没有下放权力给自己。职业经理人的这种“抱怨”即使是出于公心,但绝对也参杂着很复杂的私心在其中。为什么这么说呢?很简单:一个合格的职业经理人,绝对不会担心上级对自己工作的监督和干涉,而一个优秀的职业经理人,纵使权倾一方,只要条件允许,事前都会主动向上层沟通想法、汇报做法,并乐于利用上层的监督和干涉来推动工作、加快落实。相反,做事总是打着“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旗号的职业经理人,暂且不论其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动机,光说其想法、做法就是一个不称职的经理人。管理者如若相信此类职业经理人“用人不疑”的口号,那就掉进别人巧设的陷阱里。曾让千古一帝秦始皇感叹:“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的韩非子,其曾语惊四座:“人主之患在于信人,信人,则制于人”。韩非子此言背后其实是在言明一道理:失察始于信任。管理者一旦信任下属,就会在“放心”中逐渐轻察,进而不察,最终失察,待有察觉之时,要么坏事已被“不疑者”做尽而毁业于人,要么命脉已被“不疑者”掐住而受制于人。细查历史上的昏君,几乎无一例外都是信任导致失察进而遭到蒙蔽,最后被冠于“昏君”之名,这就是所谓的“历史不会重演,但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从某种角度讲,上级对下级的信任是一场赌博,是赌博就会有输的风险,有风险就会适用“墨菲定律”: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这就是我们中国人常讲的“常在河边走,早晚要湿”“经常走夜路,早晚要撞鬼”。在信任的赌博游戏里,管理者或许会因为无数次的“用人不疑”而赢得盆满钵溢,但只要输一次,就极有可能会输得土崩瓦解、回天乏术。 

  同时,我在其他文章曾说过:公平是企业的命门。企业如若失去公平环境,整个企业机能就会逐步弱化渐而走向衰亡。管理者信任下属的下一步动作是什么呢?是无条件的给予。比如管理者信任张三,那在选人用人中,张三的机会绝对会优于他人,结果就会造成用人“机会不均”,而用人上的机会不均则是不公平的集中表现。1931年,美国史家亚当斯写了一本叫《美国史诗》的书,该书首次提出“美国梦”概念,此后,美国梦......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