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不是表面文章
2010/6/1 来源:《管理@人》 作者:杜江初

    明末清初的邓汉仪说:千古艰难唯

    一死。一般情况下,求生绝对是人的第一本能。不到自认为生不如死的情况下,谁会轻易选择自杀呢?但富士康的员工卢新跳楼了,这是富士康今年的第八起死亡事件。人们不禁要问,到底是什么让富士康里的年轻生命选择了死亡?

    员工自杀,谁之过?

    知名企业富士康的员工意外死亡,几年来已经不是新闻。尽管富士康的高管沉痛地表示,“这次,我们真的尽力了”,善良的人们也不会怀疑富士康愧疚的诚意,但是,面对员工一次又一次的意外死亡,人们有理由担心:如果富士康不认真从此次事件中汲取教训,不采取有效的解决措施,不久的将来,噩梦会不会再次降临到富士康的头上?

    正常的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从某种角度而言,自杀属于个人行为,是对家人、朋友、企业、社会极其不负责任的表现。死者以“一了百了”的方式得到解脱,活着的人却要背负所有的责任和痛苦。尽管如此,我们也不能因此过分指责和苛求轻生者个人,那样不仅不人道,而且对解决后来的问题不利。

    对于此次卢新的自杀事件,富士康表示:“频发的员工跳楼事件已经不单单是企业的自身问题,而已经上升到社会问题,希望政府或是更多的社会机构能参与、关心年轻人的心理健康,群策群力帮助年轻人走出心理困境,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见《南方都市报》5月7日相关报道)

    诚然,自杀事件的产生,除了个人原因、企业原因以外,确实还有社会原因。比如近年来经济快速发展、城市化加速与政治改革、法治建设滞后而出现的深层矛盾;社会上“潜规则”、“丛林法则”盛行致使公平与正义的底线被践踏;学校教育中对“重精英、轻平民”情结的渲染和导向;大量贪官、富豪和“富二代”奢华生活的负面效应;社会上弥漫的浮躁、暴富和“急富”心理与现象;年轻一代追求的“理想”与“残酷”现实之间的巨大反差等等,都给很多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以巨大的冲击。

    但对员工个体而言,企业是更重要、更直接的“社会”。所有企业面对的都是一个共同的社会,当企业自身出现问题的时候,企业更应该深入思考的是:为什么老是我(出问题)?我们有理由认为,作为企业管理者,一方面应该重视这些社会问题给员工教育带来的影响,但更应该检讨企业文化中深层的死亡原因,而不是用“社会原因”来掩盖“企业原因”。

    “面子工程”vs“里子工程”

    如果指责富士康一点都不关心员工的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那也有失公允。作为一个知名企业,富士康也投入了很大的财力物力优化和美化员工生活。比如某位离职员工有过这样的评价——“宿舍环境很好,寝室里有空调电扇,每层楼都有......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