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木背后:有一种奴役叫“企业文化”
2010/5/31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李铁

  宋山木栽了。这个花钱六上春晚,一心想出名的“吊带胡须男”,终于出了大名:他因为涉嫌性侵犯多名女员工而被批捕。这次他的人气显然远高过六次上春晚的总和。

  虽然一些人是被事件中酷似日本AV的情节所吸引,但或许还有另一个更深层的问题值得探讨,那就是在宋山木的兽行背后,一种变态的企业文化充当了强奸案的帮凶。正是由于这种全面控制人的极权企业文化的存在,才使得宋山木的兽行能屡屡得逞,而且持续数年不被举报。

  在中国企业家中,宋山木这样的兽行具有偶然性,与其个人的生理隐疾和变态心理有关,但我们应该看到,像山木培训这样,营造一种日月神教似的、全面控制人的极权企业文化的,在我们的企业界却远不止一家。

  他们以企业文化之名大肆推行他们的腐朽哲学,利用巫术般的蛊惑、传销式的欺骗、各式各样的奖惩制度等系列手段来实现对员工的身心控制,突破员工的权利和尊严的边界。

  光怪陆离的“企业文化”

  先说山木培训这个企业。

  首先是大搞总裁的个人偶像崇拜。山木教育集团的网站上有这样的宣传语:“企业的文化来自于领袖的性格,正是总裁性格中的成功因素,把优秀的品质融入到我们的企业文化中,使我们在行业中独树一帜。”

  企业内不断强化:“总裁不仅仅是总裁,他既是事业成功的楷模,也是道德的圣人。”宋山木和一些“高层领导”的会见,都被做成视频和PPT,给员工们展示。

  每年春晚,宋都要求员工们盯着电视,最早发现他并发出短信的人,奖励五百块。员工大会有固定流程,如集体唱《山木之歌》、抽员工背诵《山木服务宣言》和《羊羔跪乳》。《羊羔跪乳》是山木教义的“精髓”之一, 充斥着这样的警句:“前有羊羔为我师,后有总裁为我范;我辈再不思报恩,岂不愧对山木人。”

  山木培训的新员工都要求重新取名,复姓“黄金”,将之前的一切身份和关系遮蔽,如同再生。

  宋山木全面监控员工的私生活。从女员工的跟高度到丝袜颜色,从各种礼仪到健身和体重,他都作出详细规定。他要求女员工入职两年内不能恋爱,掌管着宿舍钥匙的宋山木,女孩们多晚睡觉、打电话多不多、与男友关系如何,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为了达到掌控的目的,除了大搞个人崇拜之外还必须借助“暴力”。他经常提到日本和纳粹式的军事管理机制,并在企业内专门设立纪检部门,随时巡查,制造高压态势,并在公司内搞相互监视,用无所不在的小报告来制造恐惧。员工们稍有差池,就要罚款。《山木基本法》是公司的最高准则,罚款名目之多令人咋舌,罚则有280条。

  这次宋山木被抓了,但以类似方式管理企业的,绝不止宋山木一个人。这些光怪陆离的伪企业文化随处可见:四川某啤酒大亨,在企业内部发行自己的文选,其名称、卷数、装帧设计,都比着《邓小平文选》来。

  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的弟弟病逝,公司发文件到各个部门,明确规定员工在规定时间不得穿鲜艳颜色的衣服,并从各个部门抽调人员为亡者守灵,实行两班倒,哀乐传遍整个富士康……

  打着“追求狼性竞争力”的招牌,出现了各种所谓追求人性“突破”的培训。这种培训在营销、传销领域最为常见。其突破的,往往就是人的基本尊严和人格。有的甚至公然宣称“做人要无耻”,“不要把自己当人看”,“突破”底线:

  温州市一企业4名员工因未完成业绩......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