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课方法的心理学原理之十一
2008/12/26  作者:郝志强

  一九七三年的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发生了一件奇案。一家银行发生抢劫案,警察赶到和劫匪对峙,劫匪劫持了两男一女做人质。警方在银行外荷抢实弹地包围,与银行内的劫匪谈判。事件僵持了许久,劫匪叫警方先撤走,警察不肯。拖了几天,双方谈判有了结果,劫匪把三个人质推出来,循警方指定的一条路逃走。这时警察追了上来,想救人质,也想抓劫匪。但怪事发生了,三个人质却帮劫匪掩护逃亡,大声叫劫匪逃命,其中一个女人质还挺身替劫匪挡抢。

  后来劫匪就擒,警方找来心理学家,他们想知道,为什么三个人质在性命关头,帮劫匪逃命呢?专家深入的结论是:人性能承受的恐惧,有一条脆弱的底线。当他遇上了一个不讲理的劫匪,劫匪可以随时要取他的命,人质就会把生命权渐渐付托给劫匪。时间久了,人质吃一口饭、喝一口水,每一呼吸,都会觉得是劫匪对他的慈悲。对于劫匪,他的恐惧会先转化为对他的感激,然后变为一种崇拜,最后人质下意识地认为劫匪的安全,就是自己的安全。谢劫匪的不杀之恩,而忘了生命属于自己。以上的人质,就患上了“人质情结”,或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我们看清朝皇帝杀臣子时,臣子还要叩头谢恩,是不是也是这个道理呢?生命本来是属于自己的,可两千多年的皇权统治,“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观念,让臣子认为生命是皇帝赐予的,以前不杀是开恩,现在杀是应该的,所以叩头谢恩,也是合理的了。

  国内有个培训机构叫汇才的,最近被有关部门勒令关门了,它的教练在训练学员时,是不是也用到了这样的教学手段呢?我们先看看报纸上,对这家公司的公开报道。2002年6月份《羊城晚报》报道:(“素质管理技术研讨会”第二阶段实行全封闭教学。培训主题有“活在当下”、“自我突破”等。在“活在当下”的培训中,课程内容竟是互骂!而在“自我突破”的培训中,课程内容是角色转换。学员分成若干小组,扮演不同的角色,进行各种体验式游戏。导师对学员强调:只要你想做的事,你愿意做就一定能做到,所以你不妨去体验一下自己从未做过的角色,比如嫖客、黄飞鸿、垃圾婆、梅艳芳、缩头乌龟。尤其是有一种挑战性极大的性游戏。一位学员表示,在那种氛围下,做什么事情都觉得很正常。)

  很显然汇才学员的“互相对骂”活动,扮演“嫖客、黄飞鸿、垃圾婆”的角色,做“性游戏”活动,这些突破了“人性能承受的恐惧,有一条脆弱的底线”,突破了学员的道德底线。尤其高明的地方是,他不是让教练出面,摧毁学员的道德底线,而是让学员之间互相摧毁。于是学员互相劫持了对方,别人对他稍微好一些,他就觉得是天大的恩赐,逐渐地他把自己的尊严,托付给了别的学员,把自己的尊严,托付给了汇才的教练。于是汇才的学员和汇才的教练,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他们已经被从精神上劫持了。

  在广州是这样,在北京也是如此。我们还是继续看看报道的事实吧:(在北京,汇才每隔一月左右会组织一次“教练技术介绍会”。会上,老学员列队欢迎嘉宾并端茶送水,气氛温暖融洽。随后由导师讲述类似成功学和心理学的一些理论,然后以互动游戏,体验式学习将气氛推向热烈。此间,嘉宾和学员纷纷登台演讲,会场掌声不断。最后,学员和嘉宾分组团团围坐,进入“分享”阶段,也就是由老学员将自己在汇才的收获讲给嘉宾,劝说嘉宾报名缴费,甚至帮亲友垫付学费。)

  为什么这些学员会被精神上劫持呢?我认为是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这些学员没有坚定的信念,更无崇高的信仰,于是容易被汇才用邪教的手段劫持。我国社会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走过了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两百多年的道路。于是在这个疯狂转型的社会中,就象车辆快速转弯一样,有人底盘不稳,一定翻车。现在的中国人相信什么呢?信儒家思想?信道家思想?信佛家思想?信基督教?信共产主义?我看大多数中国人,包括政府官员,现在最信的就是“钱“了。

  于是一些富裕起来的小老板,在这个社会治安没有保障的社会里,在这个社会福利制度没有保障的社会里,在这个有些仇富的社会里,在这个民意不能充分表达的社会里。特别需要和同类人的交流,尤其是系统地交流,最好是接受一种思维方式,能快速改变自己困顿的现状,于是汇才诞生了。你没有看到汇才的学员都是什么人吗?大多是小企业的小老板!他们素质不高,成功是偶然的,大部分被淘汰是必然的,他们的焦虑感更重,他们没有安全感,容易被控制和利用。在汇才的学员中,那些当小老板的,尤其喜欢把自己手下的经理,感召到汇才,接受训练,为什么这样难道?关键是老板本身没有文化,企业就更没有文化了,才把外面抓来的一个东西,当作企业的文化,准备给所有的人洗脑。

  你看到哪个大企业,成群地被老板叫过......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