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菱银行薪酬整合触雷
2006/9/23 来源:《管理@人》 作者:钟孟光

  本刊记者 钟孟光
  
  2006年3月,在中国深圳,不到200名雇员的日本三菱东京日联银行深圳分行发生了由150多名中方雇员参与的罢工,矛头直指公司的福利变动与人事纷争。
  这起罢工事件引起了日本国内的高度重视,有人惊呼:“之前的日本在华企业的罢工事件一般都是由工厂工人引起,而此次却发生在白领阶层!这给那些正在或准备在中国开展业务的企业敲响了警钟:外派员工必须要挑选那些熟悉中国文化及人才市场的经营人才。”更有人士认为,日企要想在中国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必须信任本地的管理人才,充分授权给他们,真正做到在中国的企业由中国人管理。
  然而,日本三菱东京日联银行深圳分行的一名管理人员认为,单纯地把责任推到高管人员的权力之争、日方管理人员水土不服也是不尽合理的。事实上,HR在并购—整合过程中的不作为,早就为整合的失败埋下了种子。
  
  福利与人事权之争
  引发此次事件的直接原因是原日联银行深圳分行的工资与福利比原东京三菱银行更好,直接的导火索则是双方高管人员的人事权之争。
  2005年12月,日本东京三菱银行正式购并日本日联银行在中国的业务。由于日联银行与东京三菱银行在薪酬待遇方面有一定差距,东京三菱银行的高管人员以控制成本为由,强硬要求在薪酬方面有优势的日联银行要向三菱银行看齐,要求削减原日联银行的福利计划。引发日联银行的20多名中方员工的不满,发起了第一次罢工。
  第一次罢工以东京三菱银行高管人员的暂时妥协结束。但在掌握人事权的深圳分行副行长高木俊一的授意下,银行宣布解雇了数名在第一次罢工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发起者。这引起了更多员工的严重不满,包括原日联银行深圳分行的中方副行长。该名副行长在企业被购并后,其职务名称即被高木俊一降了一级。而此次解雇的,恰恰不少是这位中方副行长的昔日爱将。
  在数名核心员工被解聘后,人人自危的原日联银行职员联合部分东京三菱银行的职员,发起了第二次罢工,指责高木俊一自己在深圳过着奢华糜烂的生活,却以控制成本为由降低员工的待遇,强硬要求总部将高木俊一调离深圳分行。
  “在深圳分行,只有不到200名员工,却有将近150名雇员参加了罢工。可见高木俊一的确是激起了民愤。”一名东京三菱银行的管理人员透露说,“事实上,根据我的了解,中方的副行长在事先获悉了员工准备罢工的计划,按常理他是中方管理人员的关键人物,一般是会出面平息或解决的。但可能考虑到自己平时受日本上司的压制或者罢工可能对自己也有好处的观望心态,并没有主动向高层反映或采取其他措施。最终导致如此极端的罢工事件。而这也可以说东京三菱银行在深圳的购并整合是彻底失败的。”
  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管理人员认为,外界普遍夸大了日方高管的过错,认为其独断专行导致了整合的失败,“实际上,从合并之始,双方就在薪酬福利、职责分工等问题上争执不休,也正因为是人的因素,导致了整个并购的失败。”
  
  HR的不作为
   一直专注并购与整合的韬睿全球HR......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