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化与职业精神
2006/4/5 来源:首席市场官 作者:王超

    核心提示:足球不是特例,但今天要说的是职业经理人。

  分工与交换是市场经济的基本特征。而经济越发达,分工也就越细密。因此,我们看到形形色色的“职业人”∶职业球手,职业棋手,职业歌手,职业演员,职业经理人……而各个领域的佼佼者也就成了球星、演艺明星和商业明星。中国发展市场经济的历史还很短,如果以“靠做这一行吃饭”为标准,那么中国很多领域的职业化程度已经很高了。但如果我们以职业技能、特别是职业道德和职业精神为标准的话,在绝大部分领域,我们的职业化水平还非常低,而这正是初级的市场经济和成熟的市场经济之间最根本的差别之一。


  通过多年对全球政治、经济和文化的观察,我大致形成一个基本的认识∶一个社会在基本信念的认识水平上不会有太多的行业差别,因为它们共同造就了这个环境,也同时受制于这个环境。所以,如果我们希望研究中国各个行当的职业化问题,不妨参照一下中国足球的职业化改革。因为体育天然的暴露性,使我们得以近距离用放大镜仔细观察。所有的球员都“以踢球为生”,但职业精神在他们的身上严重缺失,而这种职业精神也许可以简单地概括为∶尊重观众—他们是衣食父母;尊重规则—它们造就秩序;尊重对手和同伴—他们和你一样。道德总是简单而朴素的,但它往往也是最难以坚持的。每个人都希望从足球中获得金钱和荣誉,但少有人愿意为造就一个干净的足球市场而做出自己的努力;每个人都想搭便车,于是造成了“公地的悲剧”∶观众离开了球场。

  足球不是特例,但今天要说的是职业经理人。

  现代企业有三个最关键的角色。一是投资者,在我们过去的意识中更多的是把它理解为资本家,而今天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成为公众公司,投资者的范围之大已经远远超出了马克思执笔《资本论》的年代。投资者是理所当然的逐利动物,保证投资安全,获得投资收益可谓天经地义。如今,中国股市已经把很多投资者吓跑了,这和观众离开足球场的道理差不多;二是企业家创业家,他们应该是充满欲望的理想主义者,他们的功能是捕捉市场中的赢利机会,并且组织资源(包括资本,技术,人力,管理)去把握这些机会。他们往往做的是“无中生有”的事;三是职业的管理者,他们掌握运营和管理企业的技能,能够把投资者的钱和企业家的构想转变成现实的商业成功。

  企业的这三个角色往往并不是由独立的人来完成,很多家族企业的掌舵人往往既是投资者,又是创业者,也是管理者。而随着现代公司制度的建立(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技术进步带来的商业复杂性,催生了大公司),越来越强调了这三个角色的分离。因为即使一个人既有钱作为投资者,又有出众的商业嗅觉发现赚钱机会成为企业家,还有极强的操作和执行能力成为优秀的管理者,难度之大超乎想像。况且,人人公平的时间成本均匀分布和三个角色机会成本的不均匀分布,也决定了上述行为缺乏足够的经济学理性。

  角色的分离就产生了委托管理,如何平衡这三个角色之间的权利?责任和利益关系(现在的理念还扩大到了对员工的责任,对客户的责任和对社会的责任),就是所谓现代公司治理结构的核心问题。一个好的公司治理结构就是使这三个角色的人有最大程度的利益一致性,即大家都从公司的发展中获得最大的利益。而现代的公司财务理论也证明∶股东利益最大化是公司追求的目标。创业者是原始股东,投资者是因为看好这个公司的投资价值而成为股东,职业经理人往往通过股票期权获得公司价值增值的一部分收益。这是一个精巧的机制,似乎可以从基本面上决定了一个公司可以持续健康的发展。但在现实世界中,也是丑闻连绵......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