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选修课”完成一场完美的“攻略”
2005/3/20  作者:李纯

《天下无贼》十大必修台词,《功夫》十大必修绝技,《黑客帝国》必修课之十个入门问答……看看这些网络流行语,可见“必修”一词早已深入人心。大学时代,“必修课”一直在与我们纠缠,直到我们修完它规定的学分,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至于那些“选修课”,你还记得吗?因为是“选修”,听起来“可修可不修”,所以对待它们的态度,你是不是有点儿随意有点儿佻?

那些“无足轻重”的课程们,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我们将来的工作?

如果允许你“重装上阵”,你会怎样利用“选修课”,来完成一场完美的“攻略”?

我与选修课的迷乱“恋情”

“周二,下午2点,四教412,专业课;4点,三教阶梯教室,穆斯林风俗及文化研究;5点,电教,世界电影知识(有录像可以看哎);晚7点,英诗鉴赏,英语系教学楼;晚8点半,二教111,法语……”

当我揣上选修课课表,“浩浩荡荡”准备上路时,宿舍的姐妹们唧唧歪歪起来,她们说杨小忻啊杨小忻,贪心不足蛇吞象,这么多选修课不相信你赶得及。我回以“轻蔑”的一笑。

刚到大学,最让我心花怒放的莫过于选修课政策如此宽松,理科生可以来听莎士比亚,文科生可以去听爱因斯坦,增广见闻之外,还可挣到学分,那几位熊猫级的老教授的名字,也赫然在目……所以,我忙不迭地用“选修课”填青春的缺。

寝室里诸多姐妹则不以为然,她们巨懒无比,每人至多选修一两门课,更有甚者,居然拿“健美操”当选修课,看得我直摇头,大姐,就业形势这么险峻,懂不懂什么叫“艺多不压身?”

我天天“赶场”,从周一到周日,从早7点到晚10点,于小小的校园内“狼奔豕突”。一天在同一栋教学楼内出没四五次,不做健美操也细脚伶仃。OK,要的就是这份奔忙与充实!

可一堂堂课累积下来,有个问题日益突出,怎么我的大脑里,竟一刻也不停息地有各种学说、思潮、语言点来跑马、圈地、割据、纷争……5分钟前,电影鉴赏课的老师说,“向伟大的希区柯克致敬”;5分钟后,换间教室,日语老师咿咿呀呀讲解“五十音图”;吃晚饭时我在揣摩“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琴”的妙处,但等不及食物完全消解,可怜的大脑已切换成另一种模式——聆听英语系老师朗读《夜莺颂》,“哦,我的心在痛,困顿和麻木刺进了感官,有如饮过毒鸠,又像是刚刚把鸦片吞服,于是向着列斯忘川下沉……”

我好像真的在向“列斯忘川下沉”。只在睡梦里能有片刻清静吧?谁知谢灵运和济慈,震烁中外的两大诗人,一起怒目圆睁来问,要我,还是要他?身后,还有长长一串选修课科目化作人形挥舞拳头。我惊叫一声,丢盔卸甲地逃。

期末考时,我没有拿到想要的那么多的学分,充其量只拿到一半。其一,没时间复习那么多科目;二,即使复习了,也考不了,好几门课的考试时间严重撞车。

我冷静地理清了思路,其实,我的指向很明确,专业课是会计,成天与数字、银两打交道,学点文艺课程无非是想沾点风雅颂,让面试官觉得此女气质清新、矫矫不群。结果,选修课过多,挤压了正常的轨道,造成了所谓“过犹不及”。

学期末,我与选修课的迷乱恋情终于告一段落。

我将来的就业方向是以英语为主要工作语言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下学期选修什么应该很明晰——

“除了‘英诗选读’,其他都删去”,作出这个决定之后,我感到了久违的轻松。

“博弈”来的生活,我喜欢

每年的这个时候,也差不多正是我们大学生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日子:那些拿了N个offer的牛人总是会在BBS上咨询选哪家公司,而两手空空者则抱怨为何苍天待他如此之薄。暂时先将自己归到两手空空之列吧,我这么说,是因为我相信机会总会垂青于我这种蓄积已久之人。

我这种自信的培养主要得益于大学里教选修课“多......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