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驰文化:在“偏执的锋刃”上疾走
2005/3/23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顺驰为外界不理解的问题中,最著名的是它的高价置地。2003年12月8日,顺驰高价拿下领海的战略意图就带来了质疑和猜测,一种说法认为“顺驰要退地”,另一种说法在此假设上判断“顺驰资金链出问题了”。关于顺驰的预言从来没有断过。

  几年前,在开发世纪城时,业界预言顺驰会死在世纪城;开发梅江时,又有人预言顺驰会死在梅江;开发太阳城时,预言认为顺驰会死在太阳城。结果顺驰不但没死,反而抢占了天津20%的房地产市场份额。后来预言就慢慢消弥了。

  “我们又开始买地了。这就是我们的能力。”孙宏斌说。

  不断思考

  在很多人看来,孙宏斌只是在做“行动纲领”那一类让人听腻了的大标题,他几乎没有做任何有实质意义的判断。说实话,和他的团队比起来,他的表现倒像一个局外人,读书、做企业战略的玄想,一个月飞一次美国,和误解顺驰的人作斗争。“我们不是一个人在判断,是大家在判断。企业真正需要的是一个所有人都能发表意见的文化。”他为自己辩护。

  “他总是让你不断地思考,不能停下来。”前董事局主席张桂宗说,“老孙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爱冲动,他不是事事正确,但他保证了一个企业的基本框架,这就是他的务实之处。不管他在具体问题上怎么说,我们能保持我们自己的判断,他对企业的作用是,他在不断推动你想事,他让你不断地思考,你不断思考,就会趋于正确。他是推动,而不是决定,到底什么样更好,他自己也不知道,大家都去想,把每一次变化都变成机会。”

  “印象最深的是2001年,”张桂宗说,“我们处于一个非常好的状态,已经是天津最好的一个企业了。当年,我们在操作项目的同时,做了大量的土地储备。情况是三好:当年好,储备好,以后还有好的发展。当时感觉是最好的一年了,我们在蓝水会所开会,毫无疑问应该是个庆功会,但是会议的调子很快变了,老孙说,企业要在几种情况下发生变化,一个是企业不好的时候,必须变化,不然就活不成了;第二种是企业好的时候,条件不好的时候,也得变化,不然也活不成了;第三种是情况好,外部条件也好,想要更好,也要变。说来说去,会议主题变了味道。他就是这样。”

  1996年时张桂宗已经当了7年副处长了。他给领导递交了辞呈说,“现在我知道我60岁时是什么样子,出来以后就不知道了,我选择不知道。”他的历练总结出的观点是,企业好坏,企业家的素质至关重要。“老孙在授权上能想得开,特别能授权。到我们企业这种程度时,每个人都已经形成了习惯,你自己要发展,在每一个具体的事情上你自己来做判断,权力是你的,责任是你的,成就是你的。”

  顺驰更注重在8341名员工里培养人才。适合顺驰文化的年轻人很快就获得提拔的机会,能够从销售员、工程开发岗位迅速成长为分公司经理,这在顺驰司空见惯。一名员工只用了4个月就晋升为分公司的总经理。这些分公司总经理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然而经验十足,有5-8个项目的操作经验。

  热爱会议是顺驰公司的一大特色,这里甚至被称为“夜总会”,张强说自己晚上睡觉时都觉得在开会,实际上他一天至少有三次会议,和财务的会议最快,只要半小时,其余是工程、销售、战略部。2001年,他主持了和平区交易中心最长的会议,会议为时三天,主题是“我们离成功还有多远”。除了吃饭睡觉,他们就聚在一起谈论顺驰置业怎样改变当前劣势,参会人员一共提了49条意见。

  “我们仍然每天都在开会。” 杨庆允说,“这是一个体系,我们一边售楼,一边向客户学习,我们没有一天懈怠。”他们在研究怎样积累客户,一些人为什么犹豫,另一些为什么走掉,他们关心什么。“没人能彻底了解市场,那就像一动幢30层的高楼,但如果我们每天试图回答客户留给我们的疑问,我们把它分解成一个个台阶——也就是把一年分解成季、月、天来解决,你就能做到不断接近极限,一个个问题的答案会再次修正我们的战略,这种循环会不断进行,而我们也不断地进步。”

  孙宏斌解决了什么问题?他为所有这些日常会议和判断提供了共同线索。例如,所有顺驰人都知道战略并不需要过于严密和精确,它是思考后的综合,是大致的方向;一个销售人员知道战略要关注公司发展的驱动力和终极......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