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和激进领导:理想的成功变革者
2005/2/28 来源:IT时代周刊 作者:黛布拉E.迈耶森

在有些情况下,顺从的诱惑可能是令人无法抗拒的,但对于有些人来说,顺从是一种违背道德的、耗费精力的做法,这是他们所无法接受的。如果他们完全顺从的话,他们基本上就掩埋了自己的本性。有些人认为他们是在“出卖”自己的价值观,背叛他们的同类。
   一个人也可以始终一贯地坚持自己的原则,在摩擦严重得无法承受或者被迫离开组织的时候才会另起炉灶。但是大多数人既不愿意,也没有奢望到冒这种可能发生的风险转嫁的地步。
   那么,为什么没有更多的人成为温和激进派?答案是它造成了容忍和控制之间一种艰难的矛盾局面。对许多人来说,顺从带来的奖励以及被排斥带来的风险都太大了,他们别无选择。
  温和激进派如何不断前行
   温和激进派最值得我们肯定的是:他们知道自己是谁,知道对他们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他们意识到他们有着多重的自我,其中一些方面比其他的那些更为持久和“核心”,而且他们对于这些核心的价值观或自身特性与主流文化之间的分歧也了然于胸。尽管温和激进派们固守着他们的核心信念,同时他们还必须在如何和何时履行他们的问题上灵活应变。
   温和激进派们注重行动。有些人在行动的时候有着一些温和适度的、自我指导的目标;其他一些人在行动的时候则有着更加大胆进取、更加外向化的雄心壮志;而大多数人都在这两个极端之间的范围内徘徊,根据环境、利益、风险来选择他们采取的行动。
   不论他们的行动是如何的无声无息或者醒目显眼,温和激进派们通过采取行动保持着他们的“自我”,并且避免彻底地顺从。然而,尽管他们注重行动,但一样必须同时做到格外谨慎小心,以等待机会和结果出现。
   关于什么时候仗义执言,什么时候顺其自然,什么时候挑起事端,什么时候顺水推舟,如何理解我们自己,如何解释其他人和我们身边的世界,都是有备而知的。总之,温和激进派们所保留的选择,是成为他们所在环境的参与者而不是受害者,而伴随着这种状态出现的,是一种极大的自由感和力量感。
   温和激进派在日常的行为和交往中、在工作细节里看到了选择的余地。他们认识到占主导地位的利益是如何在体制机构的大政方针中呈现出来,而他们同样理解这些方针政策是如何用恰当的行为体现出来。
   一位从前的学生回忆起她是如何想尽办法利用机遇,来一点点攻克其所在公司中“排斥女性领导”固有文化的。例如,作为人力资源的部门主管,她需要为领导培训写一些案例研究。她决定用在领导岗位上的女性故事来改写那些案例研究。这种刺激或许看似微不足道,但是它迫使人们讨论和思考不一样的内容,而这些循序渐进的改变反映和催化了一场文化变革。细节是文化的原材料,而我们曾经一再看到,细微的刺激和改良是如何通过缓慢然而持续不断的积累,造成文化规范中的变革的。
   为了通过处理细节来扭转局面,温和激进派不得不随时保持警觉——像他们自我描述的那样,做好辨别和捕捉机遇的准备。这种机会主义的态度要求的是即兴发挥的技巧——注意到你周围发生的事情,以它们为基础,并且在它们当中制造小小的出轨。
   处理这类日常的细节使我们看到了机会,但是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风险和束缚的警告。注意细节和它们所产生的后果同样可以成为一种有力的拒绝同化的对策。
   然而,温和激进派并不拘泥于细枝末节。温和激进派把个人问题与政治问题联系起来,把局部问题与整体问题联系起来。当他们通过使用语言和讲故事的方式,将一些小事和它们的系统性暗示联系起来的时候,他们就推动了其他人的改进和学习。同样重要的是,他们使自己确信,他们的努力的确扭转了局面。通过指明更广泛的意义,他们提醒自己和他人,细微的行动累积起来能够向远大理想迈进。
   最后,温和激进派们是个人表演者,但是他们也会依靠与他人之间的联系,不论是同类型的人还是与他们并不志同道合的人。这种关系对于帮助温和激进派肯定自我、保持前行,是必不可少的。
   或许最重要的是,人际关系能否避免孤立和寂寞——这种命运常常会让许多温和激进派们的活力和能力大受损耗。
   这就是卓有成效的温和激进派的所作所为。他们了解“他们自己”,注重行动,认识到他们有选择的余地,注意细节,寻求机遇......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