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魏新的另类人事手术
2004/10/18 

面对方正当时复杂的‘企业政治’,绝不能以复杂对复杂,为了化解一个危机再生出另一个危机。要想从根本上解决人事纷争,首先要解决企业战略和管理结构问题。

无论方正新班子怎样阐述企业新的发展战略,向公众公布怎样漂亮的业绩,但萦绕在人们心头始终挥之不去的谜团是:方正是在危机状态下被迫变革的。究竟5年前,当魏新临危受命从教授一步跨入深不可测的方正时,他是怎样看待方正集团的人事纠葛,以及如何化解人事危机的?

魏新坦言:“方正的人事变革与企业转型是同时起步的。没有企业的战略变革,其组织人事变革只能是空谈。而我个人,则是被动地接受了一个现实,然后很快就主动地去改变了一个现实。”

平定危机的简单方式

《中外管理》:5年里,你从未向媒体透露过当时你去方正的详情。而今一切尘埃落定,我们很想知道你当时的真实心境,是豪情多,还是悲情多?

魏新:去方正之前我毫无心理准备。那时我潜心研究10余年教育经济学,也算是这个领域的权威。我绝没有想过,已过不惑之年,会放弃得心应手且前程似锦的职业而被推入商海。

当年闵维方教授来北大时,我给他当过助手。后来校方决定闵维方出任方正集团董事长,他又选我做他的助手。我是以校办产业管委会副主任身份进入方正集团的,算作校方派来的监管人员。

2000年6月,北大校方再次调整方正集团董事会,王选重新进入,我被任命为集团副董事长,代行董事长的职务。此时我才明确:校方和王选老师不会让我再回学校了。

要说我去方正之初的心情……既非豪情满怀,也非慷慨悲壮,却别有一番心境久久萦绕在心头。2001年10月31日,就任方正集团董事长那天,我憋不住吐露了心声:“诚惶诚恐,如履薄冰。”这八个字真是我实实在在的内心独白。

《中外管理》:按1999年时媒体的报道,方正危机四伏,充满刀光剑影。哪怕是旗下二三级公司正常的人事调整,都会被外界解读到“企业政治”层面。你当时是用何种心态来应对的?

魏新:无论是方正奥德,还是方正科技,两个事件都被媒体炒作为“危机”,当时舆论压力铺天盖地。但我这个人有个特点,做什么事都放得开,该来的一定要坦然面对,紧张只会影响你的判断力。

我去方正之始,校领导曾问我是否需要带一些干将亲兵,我则连秘书都没带!我从不相信带一帮子人会起什么作用,尤其像方正当时那样的情况。如果我带了人很容易造成沟通障碍,这些“嫡系”会觉得高人一等,那样方正原有的人难免会有抵触情绪。

面对方正当时复杂的“企业政治”,绝不能以复杂对复杂,为了化解一个危机再生出另一个危机,而应以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化解复杂。正人先正己。我当时承诺了三件事:第一,我绝不谋求个人私利,坚决反对任何人把个人利益凌驾于公司利益之上;第二,我决不拉山头搞帮派,坚决反对任何人搞企业政治和内部斗争;第三,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和同事们一起竭尽所能。

从此,公司建立了董事生活会制度,把所有事情摆在明处自由沟通,有意见当面提,有则改之,无则申辩。作为领导人只要心胸宽广和处事公正,容得了各种各样持有不同意见的人,并且自己没有私欲,就能调动大家群策群力。

拒绝危......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