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戴尔看流水线与企业文化
2004/2/25 来源:IT168

  在提供同等就业机会的情况下选择离开公司的人数占到64%。90%以上选择离开的员工都埋怨说:这里没有文化,我在这里学不到任何东西!

  这就是戴尔

  任何一个人读完此文,恐怕第一个提出的问题就是,一片文化沙漠的戴尔怎么会取得成功?

  人们在义无返顾地离开、忘却,甚至谩骂、背叛之后,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值得人们注意。

  如果有三个字可以概括戴尔的活着的原理,那就是:流水线。贯穿戴尔一切的就是流水线。从产品的装配到销售,都是流水线在控制。每一位戴尔的员工,无论是高级还是低级,都只作为流水线的一部分而存在。流水线创造价值的根本在于标准性,而非个性。一旦依靠流水线来控制员工,那么,员工属于个性的东西便会被深深地压制下去。

  流水线是工业化生产的成果,而戴尔对流水线的贡献在于,它不仅仅将流水线的生产模式贯穿到产品的装配,而且使之渗透到管理的每一个环节,将流水线演化到了极致。

  在流水线的管理中,每个人的价值与意义都是程序预先设计与规定好的,任何与这个流水线冲突的,不管是个体价值的放大或者缩小,都不会被允许。或者换句话说,在这条流水线中,个人的能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个人能不能满足流水线的设计标准。因而,流水线不需要精英,因为精英过多的能量极有可能破坏流水线的标准化。反过来,流水线也不依赖精英,只要员工的价值满足了流水线的需要,对戴尔来讲,它就是一个合格的员工。

  所以,尽管朱兆琛、黎修树、米晓春、曹凤元一干人等纷纷离开,戴尔的运作却丝毫没有受到损害,而且,其发展还蒸蒸日上。原因很简单:流水线不需要精英。自然,出现“即便从诸如GE这样卓越公司招募的业务骨干也难以存活;中低层员工中,勤劳本分的厦门本地雇员、没有什么野心的应届毕业生也开始增多”的现象也在情理之中。

  这很令人想起日本的政局。尽管一度日本的首相走马灯似的你来我往,但却基本没有影响日本经济发展的步伐。其原因也是共同的:在日本,社会发展所依赖的是一种固定的秩序,而不是某个政治集团。

  文化虽然表现为一个企业、集团乃至整个民族的共性,但它却是基于每个个体的个性而来的。文化,更多的表现为一种人性。企业对文化的强调,目的在于通过文化极大调动员工的创造力与积极性。

  但戴尔的成绩并不来自于个体的创造力,而来自于一种模式,所以,戴尔没有文化也极正常。

  然而问题并不简单到此为止,否则也就不会这么多的谩骂与抱怨。

  “认识到作为企业家的职责,我们就会通过我们的企业活动,将自己贡献给社会的进步与人的发展,从而推动整个世界文明的进程。”与戴尔的生存模式相比,松下幸之助的这句话,相信会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赞同。

  其实,这里面折射出的,是经济发展与文明发展之间的深层次的冲突。

  从理论上讲,人类的所有活动,其终极目的只有一个:人类的幸福。但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产生后,却屡屡挑战这种终极目的,甚至,资本对利润的渴求一度使人们迷失发展的方向。这也是为什么现代西方物质生活得到极度发达之后,却在社会制度上出现了两次世界大战,在意识形态领域出现现代主义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角度看,非议戴尔,就是对由利润而到人的价值回归的本能反应。戴尔的流水线,其终极服务目的只......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