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女人不“恶”不行
2004/1/14 来源:深圳新闻网 作者:阿黛儿、梅姜

开车旅游对美国恶女来说是一种奇异的自恋之旅,你可以做在平时不能做的事情。比如吃得跟猪一样;一连几天穿同一件内衣;嚼烟草;把牛肉干当早餐;早起看日出,或是睡到中午12点过后。旅途中没有人认识你,也没有人会对你呼来唤去。

当然,你的员工证、门卡、手机、手表、记事本统统不要带上路,笔记本电脑也不能带,即使你只想用它来看影碟。你必须把所有能让你想起熟悉环境的产物统统摒弃掉,轻装上阵。不能让自己离家数百英里,却仍有被绑住的感觉。

然后,在你的公路旅行结束后,你可能会在办公室里变成另外一个人。

对古时的女人来说,她们是不用上班的,只要管理好丫鬟或者自己把家务做好就行;但现在的女人,尤其是生活在国际大都市里能干的上海女人,家庭和事业两者皆不可缺,恨不能生出四只手八只脚来,将一切都打点得完美。

对于幸福的家庭来说,温柔点善良点也许明天会更好,可是对于每日里血拼着的职场,那里根本就是个看不见硝烟的战场,女人们有时候不“恶”不行啊!

遭遇裁员,赔偿金“恶算”

Julia是一家网络公司的市场部职员,由于网络形势急剧下跌,她终于在年底的大裁员中被公司以“调整公司方向、部分解散”的理由解聘。人事部只给她2个选择:一种是她可以做满这个月并得到当月工资作为赔偿,但是要算公司主动辞退她,并记入档案;要么算她主动辞职,但这样赔偿金就没了,最多发给她这个月上班那10天的工资算做补偿。

说实话,一向勤勤恳恳、性格柔顺的Julia已经为该公司工作了近2年半,可到了这种“关键时刻”,往日听话的“乖乖女”也只能立刻“变身”成了伶牙俐齿、得理不饶人的“恶女”,把平常从来不仔细研究的《劳动法》、和公司签定的劳动合同统统拿过来熟读300遍,找出对自己有利的政策,然后“恶算”一把,将“赔偿金”、违约金使劲往“死里算”,以保障自己最后一丁点可怜的权益。

在总裁办公室里,Julia拿着有关文件振振有辞,“马总,根据《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年限,每满一年给予劳动者本人一个月工资收入的经济补偿。而在本单位的合同上又分明在这条之后加上了‘工作年限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如此算来,我工作的前2年应该各赔偿1个月的工资作为补偿,而后面的时间虽然未满1年,也应该按照1年计算再补偿1个月的工资。所以公司至少应该赔偿我3个月的工资。”

也许是因为Julia的说词有根有据,又是直接告到老总面前,所以人事部没过多久就屈服了,同意赔偿她3个月工资的要求。可是没过多久,Julia就发现自己其实应该获得更多的补偿。“反正也到了‘走人’的时刻,没什么好难为情的,该是自己的一样也不能少。”抱着这样的念头,Julia再一次坐在了老总办公室里。“我的合同是到2月份才到期的,现在公司要提前与我解约,应当提前30天通知我。如果没有提前通知,又希望我当日就离开岗位,应该赔偿我这30天的工资。当然,这30天是从人事部通知我的那天开始计算的,所以之前我上班的那10天你们还是要支付我报酬。总共公司应该赔偿我4个月零10天的工资,否则我会去劳动仲裁部门提出申诉。”

面对Julia接而连三的赔偿要求,老总觉得......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