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多元化办医的新能量
2012/9/23  作者:王强

  医疗改革是世界性难题,在西方大国中唯一没建立全民医保的美国承载着“财政和良心的双重负担”, 在美国医疗体系中,政府仅向退休人群和贫困者直接提供公共保险、对于其他大多数人,政府只是补贴雇主购买私营保险。在美国,数千万小企业员工、个体经营者和打零工者因此成为既买不起商业险又不符合公共保险政策的无保险人。美国禁止急诊拒诊和“退休后就有保险”的制度,使得许多无保险人要么看急诊治常规病,要么把慢性病拖到65岁之后去治疗。这些做法无一不带来巨大的政府开支,给财政带来沉重的负担。  

  已有全民医保的英国、加拿大等国民众纷纷出国看病,约有81%的加拿大人抱怨看病等候时间过长,一个简单的核磁共振检查,通常的等候时间是9个月。由于一切免费,开支全由财政支出,很多医院缺乏彩超、CT机或核磁共振扫描仪等设备,许多医院的床位和医护服务也无法满足需要,不得不让病人接受“缩水”服务。

  20年中国医改之痛--医疗改革关键不在医院而在政府

  目前中国医疗改革的主要矛盾:一是市场机制下医院要发展,其公益性逐步减弱。二是政府投入不够,医院又要发展,因此只能从医疗服务中收取、从药品加成里收取,这不可避免地把成本转嫁给了老百姓,形成以药养医的困境, 目前我国药品费用占全部卫生支出的52%,这一比例在大多数国家只有20%左右。目前我国医疗制度的公平性在世界上排在第118位,倒数第四,很落后。

  凸现问题:劳动致富好几年,一病回到解放前!是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真实写照。看病难之一:医疗费用高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解决。一轮又一轮的药品降价依然没有解决看病贵的问题,同时中国医疗领域特别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经济发达地区竞相引进“洋设备、洋药品、洋器械”,目前医院使用频繁的MRI、CT、ECT、数字影像,核磁共振等动辄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医疗设备,90%以上都是从国外进口的;手术中各种导管、人工关节等进口医疗器材的使用也会导致高额的手术费;至于洋药品,美国辉瑞公司近百元一粒的“伟哥”等等,“三洋产品的引入对药价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看病难之二,医疗资源不足、分布不均衡,中国各地都存在大医院扎堆建设的问题,同时患者过度迷信大医院专家,教授导致三甲医院人满为患,二甲以下的医院冷冷清清。看病难之三:医疗保障覆盖面太小。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很复杂,如果要解决,关键就在于改善公立医院的补偿机制和监管机制,实行多元化办医,特别是要鼓励非盈利性的私人医疗机构的发展。

  新加坡医改启示录

  新加坡延用英国的福利保健制度,国民享受免费医疗,新加坡20年的医疗改革成功在于很好的整合医疗资源。

  一是政府角色定位明确,实行管理权和经营权分离。在坚持医院资产国有的基础上,卫生部将医院托管给私人公司,要求其按照市场化方式运作管理,但不许牟利。卫生部的职责主要是制订卫生法规,对医院运营进行监管,以“补供方”形式进行财政拨款,以“补需方”形式购买卫生保健服务。

  二是医疗保障筹资机制多元化。新加坡实行医疗保障资金以个人负担为主,由个人(保健储蓄)、社会(医疗保险)和政府(医疗津贴)共同分担的模式

  三是按功能分流建立医疗服务体系。公共部门占主导地位的急症护理部门提供了80%的护理服务。私营部门提供了80%的基层医疗服务。而在支援护理领域(如养老院、社区医院和收容所),则主要由志愿福利机构提供服务。同时在新加坡医疗服务实行转诊制,门诊主要由私立医院、开业医师、公立医院及社区医疗服务中心(综合诊所)提供,而住院服务则主要由公立医院提供。

  四是医疗机构管理。 公立......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