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战略设计:民企二次创业的利润区罗盘
2010/10/27  作者:叶敦明

  民营企业的成长轨迹,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收放节奏的直接反应,从当初的拾遗补缺市场起家,在无人竞争的“小”领域做起了大生意,而后逐步担当了服装、玩具、小电子产品的出口重任,民营企业已经成为了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民企进入国企垄断行业的呼声,这几年也是日见其高,仿佛要将国企取而代之。

  民企作为一个整体,的确具有最强的经济活力和经营热情,这也是我们经常批评国企垄断、打压民企发展的最佳证据。可民企作为个体来看,还存在者经营理念、战略思维、管理体制、产业布局等瓶颈问题,不解决这些问题,就是把现在国企把持的垄断福利让渡给他们,其经营效果也许比国企略好,却仍然远不如众多的国际对手。民企想要深层次的介入到国家重大民生和战略性行业,不仅仅是需要政策的公平,还需要从产业战略规划、企业发展战略、经营理念和模式等战略高度上谋划新时期的发展思路和方向,让政府把经济中心全部地放置在民企这个篮子里,也只能是民企们一厢情愿的想法。

  民企之所以跃跃欲试地要进入传统垄断行业,并不是资金积累、管理水平和战略思路等主客观能力发展到了很高的水准,而是他们在现有的产业领域里没有多少发展前途了。为何?是因为这些产业真的没落了吗?还是因为民企在发家的过程中只是被前进的潮流带着走、而自身并没有练好内功呢?

  谈到垄断行业,如银行、电信、电力、煤炭、石油等国家战略资源和能源领域,在国际上的平均经营利润也不高,而且不少领域的经营风险高、投资回报率却较低。目前在国内它们却是暴利的源头,这里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们这些行业的国际市场开放度还刚刚开始,享受独家经营的垄断优势依然存在,但只要我们还遵守WTO规定和承诺,这些官二爷企业的好日子就不会太长;另一个则是我们的财政收入还没有形成宽口局面,很多传统竞争性行业还处在国际产业链的下游,赢利能力严重不足,不少行业还要国家财政的倒贴,何谈为财政税收做贡献呢?所以,东方不亮西方亮,现在的国企与民企的产业政策严重不对等,也是一种财政税收杠杆在背后起作用的结果,就像施行了很多年的农副产品剪刀差价格,也是一种变相地拿全民福利充当国家财税来源的无奈之举。

  民企要想脱离现在的苦斗局面,从普遍赢利水平很低的“夕阳”行业,全面入围到目前被国企保持的“朝阳”行业,当前一段时间内还无法成为阳光普照的大数法则,最多也只是一些有实力、由背景的民企幸运儿拿到船票而已。要改变民企整体赢利能力,就不能指望这些垄断行业,而是要反观自己经营几十年的行业,它们陷入“夕阳”困境,到底是因为自身经营水平跟不上,无法突破战略经营的天花板,还是因为国际产业分工严重倾斜导致的利润空心化所造成的?

  从国际产业大环境和趋势来看,本人认为民企所处的产业恰恰是朝阳行业,而国企垄断的却大部分都是夕阳产业。之所以不作为、少作为的国企能够享有天文利润,不是他们国际竞争力和自身经营力的原因,只是国家产业政策和财税杠杆的幕后操作罢了。而民企占据的产业利润逐渐走低,民企们抱怨声一......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