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陈天桥回首创业路(三)
2004/11/10 

   

    美国上市:中国概念第一股

    《人物周刊》:盛大网络的股票在美国纳斯达克表现优秀,但股票临上市前,盛大突然将发行价下调了15%,从原先的定价13美金,下降到11美金。被业内人士称为“流血上市”。当时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选择?

    陈天桥:其实我们上市主要是为今后的发展开辟渠道,就当时的盛大来说,我们账面上就有8000万美金,根本不需要钱。但我们的上市遇到了最不好的时机:国家宏观调控、全球原油涨价、美国国内布什和克里的大选之争前途难辩……而且历史上,中国概念股跌破发行价的情况时有发生,投资者对中国概念历来信心不足。所以我想,我们要么不上市,要上市就要成功,就要跟以往的中国概念股有所不同。降低发行价虽然让我们少了3000-4000万美金,但是对以后的发展来说,却更加稳妥。而且我把股票的发行量减少了一半,这样,以后等股价上扬的时候,我还可以再卖一部分股票。

    《人物周刊》:当时这个降价的决定是公司的意见,还是你个人的决定?

    陈天桥:我做的决定。上市前一天我24个小时没有睡觉,美国那里不断打电话来请示,最后我拍板决定降价上市。

    《人物周刊》:没有和其他任何人商量?

    陈天桥:公司的股份没有上市前我占75%,即使上市以后我也占60%。

    《人物周刊》:现在看来,当时这一步棋走对了?

    陈天桥:到目前为止,盛大的股票已经涨到了24块多(美金),涨幅和交易量等综合排名在中国概念股里是第一位的。

    《人物周刊》:有人说,是陈天桥拯救了中国概念股?

    陈天桥:(朝后靠在椅背上)我一般不愿意接受记者采访就是因为这个,有的时候别人会给我归纳一些意义,我怕听他们说了,自己一想,觉得自己还真不错哦。

    工作是我最好的休闲

    《南方人物周刊》:您是做网络游戏起家的。网络经济里有很明显的“各领风骚数百年”的现象,通常一个新的经济拉动点出来,大家一哄而上,热上几年,赚上几年,然后逐渐式微走向平淡,门户网是这样,短信也是这样。您觉得网游作为网络经济的强拉动力,能保持多长时间?

    陈天桥:网络游戏比较不同,首先人们的娱乐欲望不会消失,在压力日增的现代社会,这种需求还会不断增加。而且网络游戏是提供一种体验,就算竞争激烈了,新的游戏越来越多,但不同的游戏满足不同人群的不同需要,这里面就有着不可替代性。比如一般人们看新闻,就认一个门户网就够了,所以优秀的门户网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取代其他门户网,但是游戏就不同,各种游戏之间很难相互取代。

    《南方人物周刊》:但是创业总有风险,你遇到过怎么样的风险?

    陈天桥:盛大是一年遇到了十年的风险。总的来说,有四种风险:一是技术风险。比如黑客攻击等,这对于任何一个网络型的公司来说都是不可避免的。二是恶性竞争的风险。我们的竞争对手曾经举报盛大偷税漏税,结果工商局、税务局来一查,当年我们已经缴了8000万元的税。还有的时候,我们这正在开会,突然说陈总,有人举报你们公司使用盗版软件。于是我就得陪着检查人员,到机房、到仓库,把我们上百张正版的license(授权书)一张一张地点给他们看。

    第三个是政策风险,毕竟网络是个新兴的行业,很多地方有待国家政策的规范。第四个是社会风险,也就是道德的风险,有些青少年玩游戏上......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