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伟东(4) 神奇的职场生涯
2004/9/17 

   叶:您的第一份工作是进入远洋集团 从一个

张:没错

叶:会计室里面的一个小会计师做起的

张: 当时我的工作还是平时就是记帐 到了85年也就是在这个公司一年多的时间

叶:是不是碰到了一件很有戏剧性的事了

张:没错 很有意思的 有一天突然我们这个处长就打电话 小张 你过来 我们代表支部要跟你谈话 我就过去了 过去了之后他就跟我说 我们党支部研究决定提拔你做会计科副科长 支部基本上大家对你反映都不错 当然也还是有一些意见的 不过我觉得你总的情况不错 所以我就力争通过了 我说那很感谢处长 那实在是太感谢了 好好干啊 我们很快就上报了 一个上午就叫我回去了 结果到了中午我们厂部听说我们总部那边党委办就来了个电话找我 我就接电话了 他说你是张伟东吗 我说是 我们书记下午两点钟找你谈话 你马上两点之前一定要到 那我说好吧 我一想书记找我谈话什么事 难道是报副科长还要谈话 下午两点我到了他办公室 当时他坐在那里 还有包括经理总会计师都在 然后就跟我谈话 一上来他说 他是山东人 小张 党委研究 你就做财务处处长 就是这样 我说不对

叶:副科长嘛

张:我说上午处长找我谈话了 代表支部找我谈话了 定的是会计科副科长 我说你说错了吧 没有 我是很严肃地代表党委找你谈话 财务处处长 当时就不相信了 后来我们的直接领导就跟我说 他说党委定了你回去准备一下 明天上午开会 还有你必须对财务处全处 当时他实际上是副处长 当时没有正处 他说所有财务处的责任全部都是你负责 不管以后有没有处长 所以当时给我下的聘书上都是这么写的 我就回去了 到了第二天上午笑死人了 结果我们那个处长就招集会议宣布了 党委决定由小张做处长 我就退休 真的是叫他退休 然后接着就很不高兴了 然后在会上说了很多的话很难听的 因为他总在那儿发牢骚 因为他万万没料到 北京话叫吃了个苍蝇 上午跟我谈话叫我去 结果下午变成原来是我接他 所以整个这个件事情像一场闹剧似的

叶: 当时你很年轻啊 就做到那么高的一个位置

张:当时是确实是他们说是交通系统最年轻的局级当时

叶:我觉得如果说有什么东西是让你追求的 好像还不是一个职位的高低

张:我其实我是说是讲心理话我是想追求一个事业 我想追求一个事业 我并不想对职位这种东西有什么特别的

叶:太大的吸引力

张:我对这些东西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吸引力

叶:那你是觉得如果说有一个梦想有一个追求的话你觉得是什么

张:我是希望能够自己完成一个独立的事业 但是是什么我不知道 当时可能想得很简单 看人家做地产好或者是做某种企业好 都会这么去想 但是我是希望我自己能够去做一个独立的企业

叶:你不愿意好像被绑住手脚动弹不得

张:对 我当时是希望能够这样 哪怕就算这个事业不一定是我的 但是起码我能够说了算 我觉得我也比较痛快 那我也可以做了 可是在这种一个格局下实在是没意思还是走为上 三十六讲 走为上计

叶:这个走好像变了一个位置

张:我当时我就辞职了 当时我辞职写得辞职报告结果交通部几个部长很火的 他们认为我们培养了你 你这个人想走就走 就是无组织无纪律 我当时我就说我真的不做了 现在中国已经开始开放了 我也可以到别处去 他说你到哪儿 我说我也不知道到哪儿 反正我到深圳那边看看 我搞点什么自由度大一点的事情吧 最后他们还是把我叫去北京谈话了 然后让我离开广州去新加坡

叶:开拓海外

张:“95年的时候中远一举赚了很多钱 而且他的市值已经超过香港整个中资企业 除了中信差一点 其它的老牌的中资华润啊 全部超过 所以这一年是一举中远我记得11月28号几十亿现金进帐的时候 这个时候是最精彩的 可是我这个时候去北京总裁签字了 我离开了”

叶:我觉得又给你天地空间信任待遇都有了 而且我觉得你想想看一单生意做成功了几十亿的一个进帐 给集团带来那么大的利润 这种成就感是非常大的 为什么你还是不变的一定要离开

张:其实我今天回想起来我觉得中远真的是待我不薄 如果我真的当时能够明白他们这样的话 我真的是应该为他们做一辈子的应该 可以是我当时一门心思还是想自己出去做事情去创业

叶:那什么时候您看您最开始是做海运的然后做传媒现在是做IT 那这个跨度多大咱们先不谈这个问题 怎么会又把这个主营的目光转向了IT

张:有一天我有一个朋友打个电话给我 他说你知不知道朱邦服这个人 他说那你有没有看看他的书 我说我连这个人都不了......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