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中国创业投资回顾与展望(二)
2004/7/8 来源:证券日报

  专家:中国创业投资回顾与展望(一)

  记者:我问一下李爱民处长,创投立法的问题,既然是国家的立法有困难的话,比如说省,直辖市这些地方立法有没有可行。另外再问发改委的刘处长,就是说再给介绍一下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的情况,另外创业板您也谈了一下,能不能再详细谈一下创业板的一些时间等等。

  李爱民:我就简单说一个,地方立法完全可以,像深圳北京都有相关的立法,但是有一部分不好使,因为我们围绕这个政策,比如说税收方面的优惠政策,地方是没有权利制定的,所以就是说中央政府来制定相关的税收政策,那么他就要有一个对应,就是说依据,我给谁优惠的话,那么这个是由中共中央来制定的,统一的模式,其实各地都可以做,但是关键做完都不好使,就是这个问题,针对深圳创业投资那个可以给优惠,如果这么做的话,税务局就不干,他必须有一个统一的模式,统一的规定,按照这个来做一个统一的规定。

  刘键钧:立法配套这个问题,发展基金依据中小企业法设立的,那么这个设立,今后考虑了,参股当然是要讲有偿,良性循环了,那么关于中小企业板的问题,现在已经是中央的既定方针,必须开展,肯定要开展,但是哪个省开,要等到两会以后才会有进一步的答案。这个东西在中国,在这种政治体制下这个很难说。

  记者:我问一下,李处长,我想知道一下,目前我看咱们的报告上,境内非政府的资本,还有外资在1998年到2002年都是一个下降的趋势,就是说这部分资金减少的目前都到哪儿去了,刚才咱们谈到去买地皮的一个事情,就是说像买地皮那样,我们更关心的就是说这部分资金是有多大的便利,变成一种私募基金,然后进入资本市场,或者有多少的比例,就是已经投资了上市公司,就是您刚才讲深圳的那个,就是这些东西有没有一个大概的数据。

  李爱民:不是从1998年到2000年下降,因为1998年到2000年是上升的,从2000年以后开始下降,无限期推出以后达到高峰下来了,这个去哪儿了没有办法说清楚,原因就是说它怎么会出现下降,实际上是这样,第一,就是说政府资本在增加,民间资本在下降,它有一些机构成立完之后,觉得挣不着钱撤了,这个机构在北京地区,2000年的时候,大概将近上百家机构,很多的机构还不愿意填表,我们填完之后大概有七八十家,等到2002年的时候这个机构就没了,这个老板一看没戏就关了,这个钱去哪儿了,我们不知道,这个要去调查。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有一部分是撤了,有一部分进来的民间资本又少,所以政府的钱有一些进来了,所以这时候出现民间资本和政府之间这个资本比例的变化,他的钱不是进了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把钱给了股东,它是目前来讲挣钱比较多的一个投资公司了,但是它的钱不是把股权卖了,他的主要收入是来自于分红,他没有办法不做短期行为,就是说我投的这个项目数如果低于20%了,我就不投,就是已经有回报了,利润率的增长不超过20%,他就不投,他就等着,是这种情况。

  我们现在感觉到在2000年资本来源比较多,有两块,一块就是炒股退下来的钱,他们的股东有相当一部分是这样人,当时创业板出来大家觉得是好机会,要砸进去,但是一旦它觉得没有希望,他撤的也很快,另外一笔钱来的多就是房地产,随着逐渐要拍卖的这种方式,他觉得这个暴利已经过去了,所以房地产也把一笔钱拿进来,这个也有,但是一看挣钱不多它又出来了,关键我们没有给人一个赚钱的机会,像北京有一个机构,它投了几个项目,有三个项目都要上市了,有一个正在上市,还有一个马上上市,像这样一个机构自己经营起来都很困难,因为上市的时候法人股没有交易,他卖不出去,所以他投了十个项目,而且这十个项目都销的不错,其中有一个是被骗了,投到了一个学校的项目,把这些投资者的钱都买车了,就这一个项目30%的上市,经营的不行,卖不出去,投完就上市了。他要是在国外已经很发了,这主要是没有给人家赚钱的机会,关键是政策的影响。法人股不能交易的话也不能赚钱,关键我们现在认为,就是说你现在还只考虑融资问题,不......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