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日记
2003/10/28  作者:zhangabc

早,丽亚就和我一起钻出被窝了,从今天开始她要亲临前线,资金增加了,她不愿意遥控指挥,要自己来操作。
    我们吃过早饭,还只有9点多一些,就动身了。她原来打算乘出租车的,我说就坐我的摩托吧,享受一次露天兜风。她说好啊,这可是双双上火线,要是下一点雪就更有情调。我把头盔给她戴上,她的脑袋给遮去半个,看着很是好玩。摩托车风驰电掣,眨眼就到了证券所。我们小跑着进入大厅,加资金都在楼下进行。我们的现金装在一个中型的黑皮包里,丽亚紧紧提着它,我贴紧她走,算作保缥。进了大厅就见着老脚皮,她的情绪看上去不错,一条粗纺的围巾在她的脖子上绕了好几道。她看见我,脸上的皱纹像菊花一样绽开了,兴奋地叫道:“今天怎么样,有什么消息吗?”
    我顾不上说,连连摇头,一边护送着丽亚往里走。老脚皮也看出名堂了,她用胳膊桶一下边上一个女人,挤动眉眼,那女人会意了,随着她一起尾随我们。
    我们已到柜台边了,丽亚两只手举起包,放上柜台,又用一个手臂压住,悄声对我说:“我填写单子,拿钞票。你在边上注意。”
    我说好。丽亚开始填单子,一只手微微遮着,好像不肯给我全部看清。我掀起嘴角哼一声,她听见了,抬头看我,发觉没有异样,又埋头填写。其实这毫无必要,本来我操作的股票都在丽亚的账上,赢了输了都以数字显示,她还特地关照资金柜的小姐,没有她出面,就是证件齐全,谁也不能拿走她一分钱。证券部的人大都知道我仅是一个操盘手,不过我早已习惯了,从不在乎别人的背后议论,对扮演自己的角色仍然热心。
    丽亚拉开了拉链,一叠叠往外拿钱,都是100元票面的,不少都是崭新的。老脚皮不远不近地看,她踮起脚,嘴张大成一个O,仿佛已经喊出一声长的叹词,我却没有听见。她一边看,一边回头对身边那个女人窃窃私语。她看我们这样加钱,一定是看好大势,所以她觉得自己一点钱全部买了股票,发财也有指望。我不留神,和老脚皮眼光碰到一起,她的眼神粘粘的,热热的,像烧过的黄鱼胶,有惊愕、羡慕、讨好等多层意思。我再看丽亚,她把钱全部递进柜台去了,总共30万现金,还有一张支票,是30万,这样我们操作的就达到120万了。
    在集合竞价还没出来之前,丽亚和我已经端坐在电脑前了。我心中总有些不服气,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前两天我不让你卖掉界龙,你就是不听,现在却要全数买进?”
    她竖起一只手掌:“先不说,看开盘。”
    盘子开了,大盘跳高2个点,再看界龙,开仓20元8角3分,比昨天收盘又高出3角,而且买盘手笔不小。集合竞价都是红盘。
    丽亚这才转过头来,笑盈盈对我说:“当时你对我讲的是不错,但是古人的哲学说,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当时我们不出来也可以,但是没有确实的消息,在里面就是冒险,因为我不知道主力的真实意图。现在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周欢和做庄的主力接上线了,他们把底牌透给我们了。而且,现在每天都有很大的换手率,成交最说明问题,就是说不断地有新的主力进去。股市就是群雄逐鹿,今天界龙这面大旗已经树起来了,人们的心目中已经认它了,这就不怕了。各路好汉都大胆地杀进来了,争着在里面掘金,所以我们应该当机立断杀进。”
    我心里觉得她有道理,看她在一边填买单了,我说:“先不急,开盘冲高后自然有一个回落,等它回一回再买。”
    她在我的手背上轻轻一捏,说:“你现在成精了,你放心,我不会马上买,先把账号写好。”
    大户室里的股友们早就陆陆续续来了,夏坚见丽亚出现,对我眨眨眼睛,做一个鬼睑,仿佛说,主帅出马了。我真想贴着他的耳朵问,屁股和痣的关系还存在不存在。他走到电脑前,大声叫道:“又是一个艳阳天!”
    丽亚依然端坐着,兴奋的神情挂在她的尖俏的嘴角边,可是她不发一声,独自欣赏漂亮的走势图,还掏出纸巾,悠悠地擦她的玉色的手指甲。我不由得佩服她这种内持的性格,这大概是她胜于其他女人的地方。曲线直冲一段之后,就缓缓落下来了,下降的速度不快,犹如空中放下的降落伞。六爪和瓶子夫妇就有点紧张。我也紧忙翻动电脑,看成交,看1分钟5分钟的K线图。
    突然,斜地里一只手抓住了我手腕,是丽亚,另一只手把填好账号的买单放进我的手中,不动声色地说:“你立刻给我买,20000股界龙,填20元6角5分。”
    我说:“‘现在正回落,还不知道回到哪里,不再看看吗?”
    “不用看,我量它回不多深,就填这个价,还有5分钱就接到了。”
    于是我接过她手中的单于,在她的目光监视下,飞快地填好价,又一路小跑奔进报单室,火速地交到小白的手中。
    小白的手指劈里啪啦,干脆利落,几下就输进电脑了,你绝不要担心会出差错。小白打完了,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现在你们两个人上阵了。”
    我说:“对啊,两颗脑袋比一颗脑袋聪明。”我快步回......点击查阅全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