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力资源危机:东方航空返航事件的冷思考
2012/5/14 来源:价值中国 作者:艾学蛟

  3月31日,东航云南分公司从昆明飞往大理等地共18个航班,飞到目的地上空后,又返回昆明,导致乘客大量滞留。18名飞行员集体罢飞,折射出航空人力资源危机,在业内掀起轩然大波。事实上,沸沸扬扬的3月31日的“罢飞事件”绝非第一例,仅2008年就出现了多次罢飞事件:3月14日,上海航空四十余位机长同时报请病假;3月28日,东星航空11名机长集体“告假”……飞行员罢飞事件是劳资纠纷的一个表现。劳资出现矛盾,飞行员呼吁无效,则以“罢飞”这种极端的方式进行事实上的抗议。除了罢飞,辞职是飞行员“对付”劳资纠纷的另一种方式: 2004年6月,海航控股的中国新华航空公司(国有航空)14名飞行员集体辞职,投奔奥凯航空;7月,东航江苏分公司(国有航空)2名机长辞职;05年4月,厦门航空公司(国有航空)一飞行员辞职;06年11,东航总部与东星航空(民营航空)签订协议,22名飞行员“转会”东星,每人“转会费”210万元;06年海航更是先后有22名飞行员提出辞职……随着民营资本介入民用航空,航空业正逐渐从精英时代向大众化时代过渡。接踵而来的“罢飞门”、“辞职门”成为民用航空业转型所出现的阵痛的突出表现。

  大量民营航空公司崛起,使得民航业发展迅速,以每年12%—14%的速度发展。到2010年,需要新增飞行员6500名,而我国目前每年培养飞行员的总数只有600名到800名。所以,现行飞行员数量难以弥补巨大的需求缺口。

  然而,短期内储备大量飞行员违背飞行员成长规律。航线不断增加,飞行员数量远远不够。怎么办?很多航空公司没有飞行员的量,只能在质上下功夫,单方面提高飞行员的任务量。与此同时,薪酬并没有与任务量同步,这挫伤了飞行员的工作积极性,从而引发飞行员种种抵制行为。可见,航空业加速发展所引起的人才困境,航空公司面来着空前严重的人力资源危机。如何应对人力资源危机,成为航空公司亟需解决的问题。

  解决航空业人力资源危机中,需要达到我所提倡的危机公关三境界中的两境界。

  危机公关一境界:防微杜渐

  危机预防是企业构筑的第一道防线,它需要强有力的危机预防机制:睁开第三只眼睛,时刻关注企业的薄弱环节,企业的薄弱处往往是危机攻入的突破口。

  人力资源危机往往是种种矛盾不断积累的结果,我在各种场合演讲一直主张,解决人力资源危机,一定要学会未雨绸缪,一方面要保住自己的领地,避免同行挖墙角,另一方面,要建立“梧桐树”效应,吸引源源不断的“凤凰”。只有这样,才能把潜在的人力资源危机扼杀在摇篮中,这两方面,归根结蒂,就是完善合理有效的人才激励机制。

  物以稀为贵。飞行员的稀缺性与不可替代性,决定了飞行员的身价倍增。国内涌现的多加民营航空公司,发展时间短,来不及......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