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孔雀二戏吴晓波:日本马桶里藏着军国主义,您的呢?
2017/3/13  作者:饶润平

大俗即大雅。坐在马桶盖上,未必奏不出阳春白雪。特别是置身于吴晓波老师创造的马桶盖语境,高谈阔论着“美妆界的马桶盖应该怎样炼成”的话题,正如您所幽默的,我们“所有的屁股”,未必不能享受到“洁净似玉,如沐春风”的待遇。因此,今天我们美妆品质创新的话题,还是从日本人的马桶盖开始吧。


人都说细节定成败,引申一下就是“马桶见高下”。原来,表面上光滑细腻的马桶盖,底部的事儿却大有文章。据台湾某作家考证,德国马桶底部很多是平的,以便让你掉下去的东西,在用水冲掉之前,还可检查下自己的“成就”或者说历史,利于更好地出发;台湾人的马桶则深不见底,乃至“东西一离开身体就沉没得不知去向,完全没有回头看的机会”,或许对他们而言,历史只是个需要忘记的东西;日本很多马桶底部更精致,东西不仅转瞬即逝,还能让你听到叮咚悦耳的之音。原来,他们还在马桶水箱里装上了音乐器材。难怪日本的军国主义还有大有市场!


马桶文明的进化史,也是美妆品质进化的教材。不同马桶的底部,能够照见不同国家文明的落差。不同美妆产品的品质,同样能折射不同品牌品位的高低。而美妆产品品质如何,千万不要只看表面,而应看内部,即“马桶底部”。真正的美妆品质创新,还是需要美妆人首先把马桶底部建好,即把品质背后的修为端正好。这种修为,除了昨天孔雀文章里“向上帝发誓,以此为业”的专业主义承诺,还需要一种“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信念。


这里同样有一个希腊故事:大约在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工匠菲狄亚斯受希腊雅典的委托雕刻一座石像。雕像雕琢完毕,菲狄亚斯向雅典市府索取薪酬时,财务官刁难他说:“雕像站在山上神庙的屋顶,所有人只能看到雕像的前面,看不到背面,你居然还雕琢了背面,我只能付给你雕像前面的费用,后面的费用不能支付。” 菲狄亚斯却淡然自若地说道:“你错了,先生,上帝看得见。”


是的,上帝看得见!很多时候,我们学习吴老波老师的“成功学”,看到的往往只是您前台那些耀眼的产品、业绩、概念或噱头,而看不到您在这些马桶盖里面,设计的一些一般人难看见,只能“上帝看得见”的底部。所谓“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吴晓波老师能有今天的商业成绩,至少就绿孔雀所知,就有一个细节,即早在大学时代,因为好读书,您就几乎在大学图书馆里“住”了四年,采用那种“最傻的读书方法”,按书柜排列一排一排地把书读下去。


您的这种只“上帝看得见”的信念与坚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恐怕很少。而绿孔雀认为,正是这种很少人能做得到东西,才是您成功学逻辑中的“必然律”,也是我们提高美妆品质必然要经历的“炼狱”。因此,绿孔雀对吴晓波老师来美妆界的另一个兴趣,并不是想听您马桶面上的那些讨巧的套路,而是想更多地听听您马桶底下那些守拙方法。


因为美妆界至少是绿孔雀,目前非常需要的,还是这种“扎硬寨,打死仗”的钝感力。




饶润平:产业观察、品牌策略专家,......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