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孔雀三戏吴晓波:美妆界最缺的是工匠还是教堂?
2017/3/13  作者:饶润平

熟知并非真知,表相并非真相。仅就“极致”谈工匠精神,单从供给侧谈产品创新,只是一种缺啥补啥、头痛医头的浅薄思维,甚至可能是一种逃避真问题,“王顾左右而言他”的鸵鸟哲学。因此,绿孔雀的第三戏开篇明义,希望能借吴晓波老师此行,给我们带来一些科学的归因思维与方法,以便美妆界的匠人、匠气、匠品更能够激流喷涌。



实际上,站在中国这片曾经盛产赵概、鲁班、李冰、蔡伦、赵州桥、同仁堂、云南白药、谢馥春、百雀羚、孔凤春、片仔癀等无数匠人与匠品的热土上,很多时候绿孔雀深深感觉到,我们最缺的似乎并不是工匠精神。但从近年来层出不穷的各种产品质量门、安全门来看,我们这个时代又确实需要工匠精神!这是怎样一个悖论呢?


管理大师德鲁克讲的一个故事,至少能部分地回答好这个问题:山脚下有三个石匠,有人走过去问在干什么。第一个石匠说:“我在养家糊口。”第二个说:“我在凿世界上最好的石头。”第三个说:“我在建一座大教堂。”在这里,德鲁克并不是认为追求极致的工匠精神不好,而是觉得一味地强调工匠精神,很可能让员工为专业而专业,把职能工作本身当成了目的,忽视了企业整体目标,不仅浪费企业资源,也容易把人引向歧途。


德鲁克言下之意是,管理比技术更重要,教堂比工匠更重要。引申到如今的美妆圈,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说,我们目前缺少的,很可能不只是匠品与匠人,而是一座让我们匠人能够安慰、安心、安静、安息的教堂呢?如果某一天我们建起了一座教堂,在这座教堂里,无论是专业主义式的奉献,还是“上帝看得见”的信念,无论是“板凳能坐十年冷”的坚守,还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预期,无论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执拗,还是“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产权契约,都能找得到应有的位置和尊严,那么,我们何愁工匠、师傅,即使是发明家、科学家,是不是也能蜂涌辈出?


吴晓波老师,您觉得绿孔雀说得有一点道理吗?如果觉得有点道理,或者您能够在这方面讲得更有道理,那么,能否用您的如椽之笔,帮助绿孔雀把这种道理,传播到更广大的美妆圈朋友、社会各界朋友圈中去,以为奋斗在社会各个角落的工匠们,创造一个更好的家园?



饶润平:产业观察、品牌策略专家,新闻方向硕士。早年从事过教育工作,后进入企业,先后服务过格兰仕TCL、五叶神、金圣等企业和品牌,同时参与创办过品牌类专业媒体家具行业媒体,现为广州绿橙营销传播机构高级顾问、副总经理。著有《低......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