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必须记牢的十个成语
2016/3/7  作者:东堂策

  群情激昂——企业的生命源泉。企业要发展,就必须创新;企业要创新,员工须有创造性;员工要有创造性,前提须有积极性。员工积极性是破解企业一切发展难题的先决条件,这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逻辑。员工乏有积极性,解决企业发展问题的办法再高,也是高处不胜寒。就此而论,企业管理的根本目标就是激发员工积极性,任何不以激发员工积极性为根本目标的管理方法,都是吟诗作画。 

  道法自然——管理的最高法则。如何激发员工积极性?唯物辩证法的基本观点是:按客观规律办事。激发员工积极性就是要按“人的客观规律”办事。人类再聪明,也改变不了“人是脱光毛的猴子”这个事实,更改变不了“人是大自然的产物”这个现实。所以,“人的客观规律”就是人的自然天性,简称人性。管理工作就是要按人性办事,此即韩非子所说:“凡治天下必因人情”,其所论之“人情”即人性。韩非子何许人也?中国儒、法、墨、道思想的集大成者,不可一世的秦始皇曾惊呼:“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 

  趋利避害——人性的自然规律。人的自然天性是什么?此题两千多年前已被老祖宗破解,曾被毛泽东赞为“首屈一指的利国富民伟大的政治家”商鞅,其治国思路是:“人生有好恶,故民可治也”,韩非子直言不讳道:“夫安利者就之,危害者去之,此人之情也”,二人所论之人性,“趋利避害”而已。这也是无论管理学如何发展,有一话题是亘古不变的:奖惩。“奖”是为激活人的趋利本性,使其为利而“趋”;“惩”是为激活人的避害本性,使其畏害而“避”,亦趋亦避,表现在行为上就是玩命工作。 

  危迫利诱——管理的本质要义。如何激活趋利避害的人性?俗语有云:“香饵之下,必有死鱼”,香饵是什么?机会;民有谚语:“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贼惦记”是什么?危机。机会是人们最渴望的东西,而危机则是人们最厌恶的东西。要激活人性,就必须把人置于机会和危机的急流中,使其逆水行舟时:进,则海阔天空;退,则万劫不复。然,员工“不进也不退”和“工作半死不活”却是企业面对的最大困惑,这是机会和危机之间存有“风平浪静”的休闲地带,导致机会面前有人“清心寡欲”,危机面前有人“临危不惧”。 

  垂法而治——管理的根本方法。管仲曰:“法者,天下之仪”;《黄帝经》有云:“法度者,政之至也”。管理工作由人治和法治组成,法治在于明理故为主,人治在于融情故为辅。时人常把“依法而治”理解为法治,但这是一种严重依赖管理者的“人治人”状态,管理者若能“六亲不认”还好,否则就没戏。垂法而治则是“法规制度自动执行”的“法治人”状态,属真正的法治。要实现垂法而治,就必须按照“机会和危机的反生、反噬原理”来设计制度,从而赋予法规制度生命力使之成为机制。诸位可参考一下臭名昭著的《卡努法典》,几十个字的简单条款,在毫无监督、无需推行情况下就把阿尔巴尼亚北部地区的人民折腾了六百余年。 

  无为而治——法治的基本要求。赋予法规制度生命力后,管理者能否“无为而治”尤为重要。无为而治并不是无所作为,而是通过法规制度来作为。因为法治是管理的根本方法,法制就自然成了管理的基本工具。故而,管理的过程,其实就是建设法制的过程。然,时下好像没有几个管理者倾心于法制建设,有的甚至连企业的法规制度内容都不清楚,反而在抓思想搞教育、开大会提要求、喊口号造文化、抓融合促团结等事情上下苦功夫,结果却是“累死你也不会有人心疼”。相反,专注于法制建设的管理者话不多、事很少,看着很“无为”,却很受下属敬重和信任,各项工作高效推进,单位事业蒸蒸日上,这就是老子所说的“无为而无所不为”。 

  称物平施——企业的命门穴位。当企业缺乏生命化“机制”时,若要管好企业,管理者就要充当好“包青天”的狠角,六亲不认地严格推行各项法制。严格推行法规制度的根本目的是什么?确保公平。公平是什么?公平是企业命门。一个缺乏公平环境的企业早晚要玩完,这是不需多费口舌的命题。这里特别强调:公平不是结果的公平,而是过程的公平。类如身强力壮的张三和弱不禁风的李四擂台比武,如果裁判认定李四必输无疑就未经切磋把奖杯给了张三,那李四就算明知会输也会觉得不公,因为他连“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的机会都没有。 

  天道酬勤——凝聚员......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