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红楼梦”右手“金瓶梅”,中国茶叶早该这样做!
2016/3/7  作者:谢付亮

  太阳东升西落,绝非一分一秒;天地沧海桑田,绝非一朝一夕。我们不能只看到“极端”或“结果”,而应看到万事万物变化的过程。

  对于一个行业而言,正如茶产业,我们看到了两个极端,一端是茶叶卖不出去,另一端是难以喝到好茶。有矛盾就需要解决,有冲突就蕴藏机遇,于是,我们看到一个个专家和公司在开“药方”。

  这个“药方”不仅要有道,还要有术,更要有具体的一个字、一个词、一句话或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所以远卓品牌策划公司也在和大家一起在努力,从战略层面的《指点茶山》《茶翅高飞》到战术层面的《点茶成金》,再到“战词”层面的《卖茶你要这样说》,无论是高屋建瓴的品牌战略咨询服务,还是直插要害的茶叶品牌营销培训服务,抑或是提纲挈领的一本本实战图书,这些都是沧海一粟、杯水车薪,只能帮助到一部分人。对于大部分的茶叶从业人员来说,更多的是要及时转变思维,挖掘自身的潜能、发挥自身的力量,整合利用方方面面的免费资源,以做好品牌营销。

  这种思维转变,可以是在指导下完成,也可以是在压力逼迫下完成。那么,现在我们需要怎样的思维呢?

  中国茶叶行业现在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需要“文盲营销”!这是相对于文化营销而言的一种茶叶营销方式,其倡导营销要回归茶叶产品的本质,重心在于强调茶叶在物质层面的功效,同时淡化茶叶几千年来的文化沉淀,让目标受众迅速知晓茶叶的益处,从而渐渐养成健康的饮茶习惯,最终推动茶叶企业乃至茶叶行业的发展。谢付亮在七年前就提出了“文盲营销”,现在仍旧要呼吁这个茶产业要重视“文盲营销”。换一个更加形象的说法,中国茶叶需要两只“手”,一只手抓“红楼梦”,另一只手抓“金瓶梅”。

  为何这样说?我们都知道,《红楼梦》和《金瓶梅》都写到茶,但我们对二者有明显的偏见。把《红楼梦》和茶联系在一起,我们很乐意,觉得高大上,若要把茶和《金瓶梅》联系在一起,很多人都会皱皱眉,感觉不舒服,就像很多人看到谢付亮这篇文章的标题一样会不舒服,甚至不停地问,红楼梦、金瓶梅和茶有何关系?!当然,我们中的不少人一定知道,不少人扛着《红楼梦》的牌子,干着《金瓶梅》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也能列出。

  先看《红楼梦》里的“茶”。我查阅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红楼梦》,在第四十一回“栊翠庵品茶梅花雪 怡红院劫遇母蝗虫”中选出这样一段对话:妙玉笑道:“你虽吃的了,也没这些茶你遭塌。岂不闻‘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你吃这一海便成什么?”说的宝钗、黛玉、宝玉都笑了。妙玉执壶,只向海内斟了约有一杯。宝玉细细吃了,果觉轻淳无比,赏赞不绝。妙玉正色道:“你这遭吃茶,是托他两个的福,独你来了,我是不能给你吃的。”宝玉笑道:“我深知道,我也不领你的情,只谢他二人便了。”妙玉听了,方说:“这话明白。”

  大家看了很明白,这里强调的是文化,更多是把“茶”当作文化的载体。我们真要将“妙玉”的观点照单全收,那么,整个中国茶产业就必然“不妙”了!现在,我们这个行业似乎都在走着“妙玉”的路线,很高尚、很纯真、很有内涵的样子!背后呢?我们都有一双眼睛、一对耳朵,文化不像文化、商业不像商业,太多当婊子立牌坊之事,自然无需细说。

  再来看看《金瓶梅》里的“茶”。据新华网《问茶齐鲁:<金瓶梅>中的茶俗》一文报道:现实主义古典名著《金瓶梅》中,关于当时茶俗的描述同样非常多,据统计达到了629处,被评论家称为:“一幅充满市井野趣的明代饮茶风俗图”。另一篇来自网易的文章《<金瓶梅>里,喝茶竟然都是重口味》则写道:纵观《金瓶梅》里出现的茶名,走的都是“混搭风”。在平时喝的茶中放入各种果品,是当时民间饮茶的一种风尚。

  作者杨多杰列出了一串串混搭的茶品名称,直接引用如下:胡桃松子泡茶(第三回)、福仁泡茶(第七回)、蜜饯金橙子泡茶(第七回)、盐笋芝麻木樨泡茶(第十二回)、果仁泡茶(第十三回)、梅桂泼卤瓜仁泡茶(第十五回)、榛松泡茶(第三十一回)、木樨芝麻熏......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