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俞敏洪的不归路
2013/7/31 来源:《钱经》

    核心提示:用眼泪赚取同情 ,合伙人分手缘由 ,——谈规矩不谈感情 ,特别喜欢数钱的感觉

  俞敏洪曾梦想把新东方做成年收入一两百万的精品机构,因为他觉得小范围内也能实现理想;但现实中的利益纠葛使他不得不将新东方运作上市,变成一艘“万吨巨轮”。俗话说,赚多大钱,操多大心,俞敏洪的书生梦想最终只是个“梦想”,如何更好地驾驭资本才是他现在更关心的问题。

  “真正的企业发展要比电影中还要复杂,我们三个人打架打得比电影中凶多了。”在《中国合伙人》电影的首映礼上,俞敏洪说道。在他看来,电影很真实,但现实更残酷。一件格子衬衫,一条牛仔裤,加上脚底一双运动,从16年前只有13个学生的俞老师,到今天纽交所上市企业的掌门人,除了脸上的细纹,俞敏洪看起来几乎没有变化,“以前更差,是回力鞋。”他说。

  直到今天,俞敏洪的床头仍摆有一排安眠药,这个毛病是在10年前,新东方上市之前就有的,如同电影中一样,那个时候俞敏洪和新东方几位合伙人之间的关系陷入僵局,他整宿整宿地睡不着。

  这一情况在新东方上市之后并没有得到改善——教育求稳,资本求快,俞敏洪要拿出大部分精力应对华尔街那些资本家对新东方每年25%增长的收益要求。在10年前,新东方遇到类似这样棘手的问题时,是老师、书生和音乐家三个合伙人共同面对的,今天,站在华尔街与投资人交涉的只有俞敏洪一人。

  用眼泪赚取同情

  在新东方,俞敏洪管理着世界上最难管理的一群人——知识分子,他要让这群知识分子创造符合美国资本市场的收益。俞敏洪认为自己并不擅长用严格的纪律来限制和管理人才,“我常常用眼泪来赚取其他管理者的同情。”他说。

  关于电影《中国合伙人》,俞敏洪觉得自己并不像电影中的成东青,“我没有黄晓明扮演的角色那样窝囊,不过我也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强势,性格中还有一点书生的优柔寡断。”这在新东方上市之前的那段时间,曾经一度影响新东方的发展。

  在与王强和徐小平的争执中,俞敏洪的“吵架法”非常有趣。“比如我做事情,如果要违背一个人的意愿,我一般不敢和人硬抗,所以我要对某个人的观点不认可的话,我会组织一帮人来跟他一起讨论,最后用一帮人来违背他的意愿。”

  在新东方内部,此前徐小平一直自封为俞敏洪的监督者,“我过去的使命就是挑战俞敏洪,在各种问题上逼迫俞敏洪,比如我用一年半的时间逼迫他上雅思[微博]项目”。

  在员工和学生面前,俞敏洪永远都是那个嬉笑着、不在乎调侃自己的人。在俞敏洪的办公桌上有一张他骑马飞奔的照片,他希望自己能像照片中一样,在枷锁之外,自由自在。

  但现在他做不到。他要应地方政府的邀请去各地做演讲,还要在政府官员的宴请中做“陪客”,他还要接待美国的各种投资机构的考察,这样的邀约和饭局几乎每天都有。他甚至要坐飞机到外地,然后在两天时间里喝下6瓶白酒,再被晕乎乎地送上返程飞机,然后待在洗手间里吐。

  合伙人分手缘由

  ——谈规矩不谈感情

  新东方上市之前的合伙人内部之争,是俞敏洪永远都绕不过去的一个结,俞敏洪、王强、徐小平三人进行了长期而激烈的争辩仍无解决办法,当时来解决这些问题的国际咨询公司在新东方办公了几个月之后,给出的结论是,“这里的人很奇怪,一说话就容易哭,一哭就互相指责。”最后咨询公司不要钱离开了,因为包括俞敏洪在内的几个合伙人,没有现代化企业管理的任何常识。咨询公司的人对俞敏洪说:“我们没法做,你们每个人来跟我说的时候,都是在讲个人感情问题——一起做新东方结果感情上受骗了。”

  事实上,当时也是新东方最艰苦的时期,2003年,“911”事件后,赴美签证大幅度减少,新东方在国内的出国......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