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的关系革命与发展进度
2013/7/17  作者:喻国明

  半个多世纪以前,著名传播学者麦克卢汉曾说过,媒介即信息,意思是一种新的有影响的媒介不仅给我们增加了传播渠道和通路,更大程度上将社会资本在整个社会层面进行重新分配,由此所带来的社会关系的改变才是新媒介出现的真正意义和价值所在。

  很大程度上,社交媒体的崛起给我们带来的变化也正是如此,以微博为代表的社交媒介的崛起带来了巨大变化。微博并不是以新浪微博推出作为造势,但它的确因为新浪微博的推出为国人广泛认知和享用。2009年,新浪微博的推出的确是标志性事件,一年以后,微博成为中国社会的第二大传播平台,至2011年,微博已成为第一大平台。微博给受众提供的东西无非两种:一是意见,二是时间。微博通过三年时间成为了中国传播体系中的一股力量,无论是意见信息的传播还是事实传播,它的确在改变中国,改变社会样态。对于关系资源的开发、把握和利用是未来传媒领域里最重要的资源和行动路线,因此在比腾讯微博早推出的八个月时间里,新浪微博只做一件事,就是把最具社会关系的人动员到新浪微博成为用户,成为新浪微博最具影响力和价值的资源所在。其实,腾讯微博无论是投入还是推动也都做得非常好。截止2011年6月底,腾讯微博的普通老百姓用户数量超过了新浪微博。但是到目前为止,在微博影响力方面,新浪微博的影响力仍然大于腾讯微博,原因就在于新浪微博对关系资源的利用优于腾讯微博。

  社交媒介出现之后,人们传统的人际关系被分为了两种,一种是强连带关系,一种是弱连带关系。强连带关系是指人与社会形成协同效应,一加一大于二,人们需要通过构建这种关系形成更高的社会价值和社会功用。但强连带关系在传统社会里有两个非常重要的约束:第一是数量,人和人之间关系的构建受到数量限制;第二就是范围,我想要建立的合作关系,只能在自己的行动半径中才能找到,无法跨越自我的行动半径。因此,这样一种协同配合和组合总是在既有的狭小圈子里进行,构成了巨大障碍,而社交媒介的出现极大突破了这两个限制。

  弱连带关系的建立极大扩张了人际关系,但我们更愿意把弱连带关系视为广播关系。其实在弱连带关系之中,广播属性或媒体属性都只是极小一部分价值,真正价值并不是作为媒体平台发挥作用,更大程度上是为建立强关系提供无限想象的可能性。在这两大关系中,真正价值是在未来产业进程和社会进程中,如何把弱连带关系转化成强连带关系,把认知和沟通变成价值和功能。新浪当初做微博时有一个转换两大关系的构想,希望透过弱连带关系的建立形成新浪微博的身份系统,用新浪微博作为人的第二套身份证明,这样一套系统建立之后,新浪微博的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便会增大。但是在中国特殊的背景之下,广播作为平台会受到各种限制和压力,因此很难建立这样一套身份证明,很难形成绝对私有的对立关系,甚至很可能会被停权或封号,这使得两套系统很难成为一个人社会生活中除了身份证之外的第二套身份体系。

  新浪微博的市值也因为弱连带关系向强连带关系转变受阻而受到很大折损。三年前,新浪微博市值是40多亿,而今年只有33亿。如今,新浪微博与阿里互动,希望把弱连带关系资源变成阿里的淘宝购买资源,但是我认为这之间有很大的问题,这种对接很难形成实际价值,反而有这种可能性:在淘宝的空间里闯进一群城管,闯进一群红卫兵,原来有秩序的平台因为这种力量的进入而变得一塌糊涂。

  2013年,微信横空出世迅速聚集了大量人气,而微信之所以大行其道受人瞩目的原因,在于它在强弱连带关系中切除了强连带关系,它的杀伤武器是在人们手机里实现无缝连接。通讯录是人们社会关系中最重......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