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影视心理需求
2013/7/17  作者:郭涛

 

品牌与影视心理学家郭涛将观众的影视心理需求分为以下四种:

    1.获得快感:通过影视媒体获得审美的、愉悦的与情感的体验。

    2.获得信息:通过影视媒体获得信息、知识、提高理解能力。

    3.获得逃避:通过影视媒体减轻由个人、职业或社会问题带来的压力。

    4.获得陪伴:通过影视媒体解除孤独、寻求陪伴。

   每一种心理需求,我们在传统的电影和电视中,都能找到关联的节目类型,获得期待的美学体验。

  一、快感

    在四种主要的娱乐机制中,快感包含的美学因素最为丰富。了解这些能给人以快感的因素,能使创作者丰富自己的节目内容,使之对观众更具吸引力。影视作品中的快感来自于奇观、逃生体验、两性关系、秩序/均衡、惊奇、以及幽默的某种组合。

     1.奇观因素

    从幼儿开始,那些能触发某种感觉的现象和声音就对我们充满了诱惑。尽管“奇观”从字面上看只涉及视觉,但在此对其做更为广泛的解释——用以描述那些极具感官吸引力的因素。主要指“声音”、“运动”、和“色彩”。观察孩子的玩具并注意它们是如何综合运用这些元素的:拨浪鼓(声音),能动的会转圈的塑料动物(色彩、运动)、八音盒(声音)、发条动物(色彩、运动)、旋转木马(色彩、运动)。长大后,同样的奇观因素继续吸引着我们。

每逢节日,我们燃放焰火,看艳丽的火花划过天空。我们看万花筒,窥视其中变化多端的色彩和图案。我们也看游行,被盛装的队伍、美女舞蹈演员、用鲜花与少女装扮起来的彩画所深深吸引。我们去马戏团看小丑表演和高空杂技,看驯兽表演,听美妙的音乐:这是一种声音、动作、色彩的杂乱组合。我们这里所说的奇观,不仅限于灿烂夺目、生机勃勃的景象,也包括感官吸引力中令人恐惧的因素,如(1)自然力量:雷电、野火、洪水、 风暴等可怕的力量;(2)违反自然法则的东西,包括魔法、幻觉、压力、驱妖术、鬼怪精灵等等。像空中悬物、靓女分身、大象匿迹等传统魔术师的戏法儿仍然能吸引我们,因为这些都违反逻辑和自然规律。这些娱乐项目既是奇观(违反自然规律)又是难解之谜,我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悬浮于空中的人,不由得惊愕他们是怎样办到的?

   2.逃生体验

   美国一位心理学家对大学生的梦进行了讨论,最常提到的梦与害怕跌落有关。这种害怕摔下来的感觉看起来很显然与人类早期栖居在树木上有关,这是人类和其他灵长类共有的恐惧。假如你栖居树端,最容易致死的原因便是忘记跌落的危险性。

   第二种大学生常提到的梦就是被追逐或被袭击。就象第一个摔下来的梦一样,第二类梦境直接关系到人类的逃生体验。回溯到人类作为种族的记忆深处,它联系到那个爬行动物与食肉动物之间发起战争的时期,所有的生命都参与了这场战争:杀与被杀,吃与被吃。

   这战斗在我们的潜意识里仍然存在,在梦中折磨着我们,并升华转化在游戏和竞争中。我们用各种各样可以接受的暴力形式代替了牙齿和利爪。通过看别人忍受痛苦,我们仍参与在生与死的搏斗中,看看在拳击场上观众们为血而疯狂的场面你就可以明了这一切。

   看看小狗嬉戏,它们无休止地咆哮,撕咬,攻击,退却,然后再进攻,但它们永远不会伤害到对方。对它们来说,就象对人类和其它动物一样,斗争就是游戏,游戏就是斗争。这种游戏创造了一种兴奋的紧张心态。它是生存游戏——生与死的因素已不存在。生存游戏出现在数以百计的文明形式中——政治,经济和社会,在这儿是社会形式吸引着我们,特别是电视和电影。

   3.秩序/对称

   导演经常通过节奏来满足观众对秩序和对称的需要。节奏在视觉媒体中就表现为重复。艺术家们在绘图中利用这个原则,因为他们知道在看到线条或形式的重复时会有一种感官愉悦:如树、拱门、阴影等。当构思一个镜头时,有视觉感的导演会通过演员的安排或场景和外景地的选择来寻求节奏。例如,一系列面部的侧拍镜头制造了一系列逐渐缩小的重复肖像镜头,这也提供一种视觉快感。这类镜头经常在拍交响乐团表演时使用,摄像机从侧面对......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