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多克的危机管理
2011/7/29 来源:价值中国 作者:刘力

    这比任何人预期的都更像一件家务事。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及其儿子詹姆斯(James)昨日如约现身下议院文化、媒体和体育委员会——但邓文迪(Wendi Murdoch)的右勾拳可不在日程表之列。在其丈夫身后娴静地端坐了两小时后,鲁珀特的这位中国妻子给“虎妈”一词赋予了新的含义。一名男子突然闯入质询室,试图将一盘剃须泡沫盖在鲁珀特的脸上,邓文迪掴了这名闯入者一巴掌。

    不过,对于管理行家、尤其是商界大亨而言,前日的质询会提供了见证危机管理大师级课程的良机。小默多克表现得不错,尽管声音有点纤弱、话说的有点唠叨,被律师训练得有点过头。他采取了所有必要的攻防手段,以顺利度过这个难捱的下午。而他父亲的表现更是好极了:起初像来自澳大利亚内陆的农民一样言词简洁,但慢慢便展现出了连竞争对手都称难以抗拒的致命魅力。质询会一开始,他打断他儿子的话说,这是“我这辈子最谦卑的一天”,但随后便表现的毫无兴趣,就像凯撒(Caesar)被伦底纽姆(Londinium,即现在的伦敦——译者注)引水渠管理局拷问一些早被遗忘的事件时一样。面对议员们冗长而含糊的问题,老默多克先是戏剧性地停顿,然后简单地回以“是”或着“不是”。当他真的说话的时候,他会猛力拍打桌子,就像在训斥不服管的股东。

    他的商业成就笼罩着整个质询过程。这个被质询的男人,用57年的时间打造出一个媒体帝国,在全球拥有5.2万名雇员,打破了英国出版联盟,闯入了美国网络电视,并向我们呈现出《泰坦尼克号》(Titanic)与《阿凡达》(Avatar)这样的影片。当被问及他是否应该知道《世界新闻报》(NewsoftheWorld)对电话窃听案的调查时,他明确指出,《世界新闻报》只是新闻集团(NewsCorp)极微小的一个组成部分,去年,整个集团实现了330亿美元的收入,而《世界新闻报》贡献了不到1%。

    有时,默多克父子跟议员们讲话的态度,就好像他们是一群有点迟钝的MBA学生。在像新闻集团这么大的公司中,授权给高管是很惯常的做法,而且这些高管拥有一定自行决策与管理预算的权力。这种制度依赖于相当分量的信任。在他们不停发表致歉声明并表达悔意的同时,他们也在阐明他们拥有多么大的权限。

    鲁珀特在为儿子对丑闻的处理辩护时表示,每周詹姆斯都必须“在慕尼黑待一天,在意大利天空卫视(SkyItalia)待一天。在意大利天空卫视,他得面对一个极为艰难的局面与一位极其难对付的竞争对手(如果我可以这么说的话)”。这里,他狡猾地嘲讽了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Berlusconi)。鲁珀特这番话的言外之意是,议员们在这里鸡蛋里挑骨头,而默多克家的人则忙着管理整个世界。坐在默多克身后的集团最新顾问乔尔?克莱恩(JoelKlein)更是证实了这种不平衡感。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克莱恩曾跟微软(Microsoft)打过一场反垄断大官司,并全面改革了纽约市的教育制度。同这些挑战相比,电话窃听案对他而言想必是小菜一碟。

    质询进入第二个小时,老默多克的态度有所软化。他对议员们极低的工资表示了同情,并建议采用新加坡模式——那里的议员工资非常丰厚,所以他们根本无需虚报支出。他说多年来,每次拜访唐宁街10号(10Downin......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