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中为“君”的十二大IQ与EQ(上)
2011/7/10 来源:价值中国 作者:钟腾海

    孙子兵法全篇上千字,无外乎就是两点:一是为“将”的谋略,二是为“君”的谋略。关于为“将”的谋略,我在上一篇《孙子兵法中为“将”的IQ与EQ》中做了分析,本章将来分析一下孙子兵法中为“君”该讲求什么谋略,即为“君”要具备的IQ与EQ。对于现代管理来说,分析孙子兵法中为“君”的谋略对于企业高层进行战略管理、人事管理及设计,均有很深邃的启示。

  孙子兵法全书对于“将”与“君”职权有明确的规定。在书中,描述“将”的字眼用得最多的是“善战者”、“智者”、“知兵者”、“贤将”,其偏重于冲锋陷阵型,具有很浓厚的“决策权”;描述“君”的字眼用得最多的是“明君”、“主”、“明主”,其偏重于后方支援型,具有很浓厚的“放任权”。因此,既然为“君”具有很浓厚的“放任权”,那么这个君是否就无关紧要,是否可有可无?对于拥有无限权利的“将”,“君”如何才能驾驭他呢?通观孙子兵法,其告诉我们,为“君”主要需具备十二大主要谋略。

  一,重视择将,懂得观人。一个君最重要的不是自己的智慧有多高,自己如何身先士卒、骁勇善战,最重要的是自己会懂得识人、择人、任人与用人。孙子兵法对于择将,其标准就是一个,即“智、信、仁、勇、严”。关于什么是“智、信、仁、勇、严”这在《孙子兵法中为“将”的IQ与EQ》一文已做一相应畅述,这里不再展开。“将”是什么?“将”就是自己的左膀右肩,择得好,就是自己的良友,为自己排忧解难,共担患难;择不好,就会使自己陷于更加被动的局面,更别说休戚与共了。历史上,因为择将不对的事例,可谓举不胜举,即便如一代枭雄、智勇双全的三国大政治家、谋略家曹操也会有走眼的时候,最大的择人败笔莫过于漏过司司懿这个危险分子,以至曹魏政权不过四代便为司马家庭所篡。另一个例子便是三国时号称“羽扇纶巾”即能“强虏灰飞烟灭”的大策划家、政治家诸葛孔明了,一不留神对既能“谈今说地”,又能“指点江山”的马穗看走了眼,以至于大意失街亭,从而散失了北伐曹魏的重要根据地。另一个例子就是汉景帝的老师晁错,虽然有战略眼光,提出“削番策”的方针政策,但其只能是一个策略家、政治家,因为他提出“削番策”后,并没有分析其推行以后将会遇到的利与敝,特别是没有提出可操作性的系列的策划方案、应对方案,没有具体的措施去支撑其“削番策”的战略方案,因此其只能算是一个战略型的策略家,而不算是一个实用型的既懂战略又懂策略的策划家、军事家。

  启示:

  其实,现实生活中,包括政治机构和企业管理中,人才无非是四种:一种是“会说不会做的”,这类人属于公关型人才,可付之之外部公关工作;二是“会做不会说的”,这类人属于实干型人才,可付之细致工作;三是“会说又会做的”,这类人属于实用复合型人才,可委之大任;四是“不会说也不会做的”,这类人属于杂草型人才,放任之,不闹事即可。因此,有些人能“谈天说地,指点江山”却不一定能“纵横驰骋沙场”,这类人是天生的纵横家、演讲家、策略家,但不一定具备很强的处理事件的现场决断力和带领团队勇于进取的执行力,对于这类人,企业或国家可以高薪聘请,但却不一定要把决策权重托于他,而马穗和晁错恰恰是这种缺乏决断、强有强执行能力的人。而对有些“讷于言”的人且具备超凡团队管理能力人,倒可以委之以重任。

  因此,既然对于择将这么重要,那怎么去择呢?孔子给我们指明了一个方法,即要“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对于选择一个人,要“看他的动机,要看看平时的细微的表现,要看他在危险、危险的环境中所表现出的心态”,这样,就能比较正确地择人了。

  二,重视大局,顺应潮流。孙子兵法认为,一个为君的人,可以不像为将一样要懂天文、地理、历法及作战的种种技巧,但不能不重视大局,不能不顺应。孙子兵法认为,战争要取得胜利,要看“道”、“主孰有道”,即要看这个国家的君主是否是否有道义,其作为是否顺应历史潮流,是否有大局意识......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