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狂人日记:不是民族英雄也非商业窃贼
2011/6/22 来源:华夏时报

  “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早上小心出门,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

  你没看错,这是鲁迅的《狂人日记》里的片段。但现在,却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的“新作”。

  在遭遇外界一个月的争议后,在与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几小时的跨国短信激辩后,马云终于以另一种方式回应了,6月16日一大早,就在微博上摘抄了这段内容。

  这一次,马云没有选择做风清扬,这个他最钟爱的武侠人物。以他的个性,他不可能走上思过崖远离江湖。马云选择了为自己呐喊,“我的决定不完美,但它是正确的。我还会继续自己的路。”

  不只是说,马云还在做。6月16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淘宝网将会分拆为3个独立的公司,“大淘宝”战略正式升级为“大阿里”战略。

  对于马云宣称在走自己认为对的路,以及外界打出的民族感情和金融安全牌,众多业内人士始终抱以质疑态度。说到底,这不过是一场生意,一个现代公司治理的典型案例,一个创始人、股东与管理层之间的非正常对话,背后则是权力和利益的再分配。故事的主角马云,既不是民族英雄也不是商业窃贼。

  支付宝股权风波

  5年前,雅虎以10亿美元外加在雅虎中国的资产,买走了阿里巴巴的四成股份。双方的合作虽一路跌跌撞撞,但一直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今年5月,雅虎披露的一则消息,打破了这个平静。支付宝,这个被估值50亿美元的业务,其所有权已“悄然”从阿里巴巴集团下称“阿里巴巴”转到了马云控股的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浙江阿里巴巴”)。而此举并未通报公司董事会或股东大会,也未征得董事会或股东大会批准。

  特立独行的马云,胆子居然大到了瞒天过海?很快,违背商业规范和契约精神的板砖呼呼飞来。

  董事会对于支付宝股权转移一事究竟知不知情? 6月14日刚从美国飞回的马云面容稍显疲惫,他对本报记者回顾了关键细节:2009年6月,浙江阿里巴巴以1.67亿向支付宝的原股东、阿里巴巴全资子公司Alipay E-commerce Corp.收购了支付宝的70%股权;去年8月,浙江阿里巴巴又以1.65亿收购了剩下的30%股权。

  马云表示,2009年6月的第一次股权转让是得到阿里巴巴董事会的口头批准的,一个月后的7月24日,阿里巴巴董事会有了一个纪要,全体通过授权管理层调整支付宝的股权结构达到央行的要求;今年第一季度,阿里巴巴终止了对于浙江阿里巴巴的协议控制,并把此事通知了雅虎、软银等股东。

  至此,通过两次股权转移及一项协议控制的取消,支付宝彻底变身成为一家内资公司。

  按马云的说法,阿里巴巴董事会近三年来对于支付宝的讨论就没停止过,雅虎每一次都有参与。杨致远早在2008年就表明了态度:支付宝要早点处理,卖出去都行。而孙正义则不太感兴趣,每次一提到支付宝时都说,我一分钟后就要走了。

  “作为大股东,他们(杨致远和孙正义)作为董事,他们都错了。之前......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