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还是流氓,马云只须占一个
2011/6/16  作者:史贤龙

阿里巴巴旗下支付宝股权转移一事,将马云逼到了“夹缝”。史玉柱的一条微博更是将马云推到了争议的风口浪尖,“爱国流氓”顿时变成支付宝事件的一个肖像,令人不禁想起马云同城的娃哈哈宗庆后当年与达能的爱国之争。

伟大公司的敌人只有自己。这是我在2007年第一次分析阿里巴巴时的感想(见本人《潜思江湖》文集)。

当时的马云及阿里巴巴代表着一类“从头到脚都流着干净的血”的新公司形态,不久,马云发布了“新商业文明”的理想主义企业愿景。

3月份,淘宝售假遭央视曝光,对于马云声称打假是上游责任,而不是淘宝责任的言论,我对马云这种逻辑不通的谬论明确表示反对,并为马云在“打假”这种大是大非问题上的护短心理表示惋惜。

2011年马云流年不利,雅虎股权争端、卫哲辞职、淘宝曝光、售股套现,几乎月月有新闻,5月末的支付宝“偷转”事件将马云的神坛变成了火堆。

 在支付宝事件上,马云第一次变得有点“少数派”,以至于对于胡舒立的文章,马云感到了压力,据说是伤到了阿里巴巴集团平均26岁年轻员工的心。

这是我第三次对阿里巴巴进行评论,这次我要给马云的决断投一个100%的赞成票。原因如下:

首先,马云所说的100%合法及透明的原则是正确的,即使这个原则此时对保障马云的利益更有好处。

100%合法的意思就是100%地遵守国家关于第三方支付必须全内资的政策,拒绝所谓的VIE(间接控制)方式。我认为,马云在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上作出了一个大写的人而不是企业家的正确决断。

批评者可以怀疑马云的态度有捍卫自己利益的考量或嫌疑,但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问题:如果马云答应雅虎、孙正义的VIE方式,雅虎、孙正义是否有可能会给马云个人更大的利益承诺?马云这样做是否正是违背了“诚实诚信忠诚”的最基本道德底线,变成与利益集团沆瀣一气的“犯罪者”(或打政策擦边球的人)----这样的人与事,我们见得也不少吧?

马云在与胡舒立的短信中称:“其实我们这样的公司,那么多跨国律师和职业投资者,最缺的不是制度,最缺的是做正确事和决定的勇气。”已经完成的支付宝股权转移是马云能做的正确的决断。

其次,商业数据的安全比任何商业利益都更重要。

马云:我理解的支付数据的安全是任何国家不会轻易放弃的,是安全问题而不是民族问题。我的开放主义并不亚于任何人,但我理解未来时代是数据的竞争。我们拥有了国家的经济数据。在美国,我们会碰上同样的问题。

胡舒立:我也在期待转机,一种新的协议控制形式?

马云:不可能新的协议控制。我永远坚持的是利益完全可以谈,原则不能乱!我第一次对国家央行有对未来国家安全考虑而敬重。现代支付是跨越了银行和信用卡支付的新一次金融洗牌,我们集团做的比欧美各国都现先进。

现在及未来的竞争就是商业数据的竞争,现代金融及支付宝这样的类金融公司,已经掌握着巨大的商业数据资源,这个资源一旦被外资控制及利用,那才是淘宝网不可持续发展的真正绊脚石。

我们要为这次马云的决断感到欣慰,马云没有蜕变为资本的奴才、或富裕的鼠辈。

第三,马云的转移方式是否有“流氓”之处。

事件的真实过程现在已经基本呈现,雅虎、孙正义都知道支付宝需要改变身份,但是雅虎、孙正义的改换想法及方式,马云不同意。

马云:我和雅......点击查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