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夜郎古国”之争看我国旅游资源的挖掘与利用
2010/11/10  作者:欧阳斌

  近年来,旅游资源、尤其是文化旅游资源之争已经愈演愈烈。炎帝故里之争、屈原故里之争、西施故里之争、李白故里之争、曹操墓之争,乃至唐僧故里之争、孙悟空故里之争,猎八戒故里之争,一个接着一个,可谓狼烟四起,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最近,湖南新晃县投资50亿打造“夜郎古国”旅游项目,与贵州等地争夺夜郎文化旅游资源,再一次成为网上关注与争论的焦点。如何看待旅游资源之争,如何看待新晃对于“夜郎古国”之争的执着,新晃应该如何打好“夜郎古国”这张牌,本文将就此谈谈自己的观点。

  一、“夜郎古国”之争折射的是我国旅游资源之争的大背景

  什么是旅游资源,国家旅游局2003年颁布的《旅游规划通则》对此的解释是:自然界和人类社社会凡能对旅游者产生吸引力,可以为旅游业开发利用,并可产生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的各种事物和因素,均称为旅游资源。旅游资源的分类有多种,但最简单也是最容易被大众接受的是两分法,即将旅游资源分为自然旅游资源与人文旅游资源。旅游资源是旅游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前提条件,是旅游业产生的物质基础,是旅游的客体。构成旅游资源的基本条件有三:一是对旅游者有吸引力,能激发人们的旅游动机;二是具有可利用性;三是资源的开发能产生不同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

  从旅游资源的界定与分类及性质可以看出,旅游资源既是一个比较空泛的概念,只要能够吸引游客的事物和因素就是资源;又是旅游产业发展一个非常实在的基础,没有资源,旅游产业的发展几近空谈。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旅游业的发展经过了艰难曲折的发展历程,旅游业已经由外事的“补充”而事业而产业,去年,由国务院下文,将旅游产业定位为“国民经济战略支柱产业和人民群众更加满意的现代服务业”。我理解产业与事业不同的特点就是产业必须将经济效益摆在首位,必须由无数个有效益的市场主体来支撑。在我国市场经济纵深发展的今天,市场主体的发展不能“凭空而谈”,而资源总是有限的,因此,争夺资源将不可避免地成为旅游市场主体的选择。资源在哪里?有的地方资源丰富,唾手可得,有的地方天生不足,当然就要四处寻找了。于是,在争夺资源中,就必然会有 “小题大做”、“一题多作”、“他题我作”、“古题今作”、“无题自作”的情况发生,就必然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新晃夜郎古国之争,折射的正是这种旅游资源之争的大背景、大趋势。

  二、辩证地看待新晃县对“夜郎古国”旅游项目的争抢

  围绕新晃县提出花50亿元打造“夜郎古国”这一话题,质疑者的主要声音是:一、新晃县有不有资格打造“夜郎古国”这个品牌?二、新晃县作为一个贫困县,花50亿打夜郎旅游品牌值不断值?对于这两个问题,我认为应该辩证地看待。

  新晃县有不有资格打造“夜郎古国”的品牌?我认为是有的。在中国历史上,曾经存在着三个神秘的古国:即夜郎古国、楼兰古国与大理古国。时至今日,三大神秘古国命运各异,楼兰古国消失在沙漠,大理古国成为著名的旅游目的地,而夜郎古国虽留下的遗物少之又少,却成为了人们争抢的对象。 夜郎国的历史大致可追溯到战国至西汉成帝和平年间,存在约300年后神秘消失。由于其历史原貌与都邑所在史籍少有记载,近年关于夜郎古国属地问题一直存在争议。据《旧唐书?地理志》及《辞源》记载,唐、宋两朝都曾在新晃设置过夜郎县,自公元632年至907年,唐朝在新晃置夜郎县历时275年之久。又据清道光五年编的《晃州直隶厅志?序》中也写到了“晃州古夜郎国,在楚为边陲地,在黔为接壤区”。费孝通先生也曾为新晃题词:“楚尾黔首夜郎根”。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新晃说自己是“夜郎古国”的一部分并不是空穴来风,有理有据。既然新晃是夜郎古国一部分,在新晃打造夜郎古国旅游项目有何不可?

  新晃县作为一个贫困县,花50亿打造夜郎旅游品牌值不值?我认为是值的。夜郎是在中国曾经存在过的三大神秘古国,同时,伴随着“夜郎自大”这句成语的广为流传,夜郎的知名度震古烁今。据说,几年前,国家民政部一位官员去西南考察时,被古夜郎的文化所吸引,夸赞说:如果国酒茅台的无形资产值70亿元,那么夜郎这个品牌含金量将高达700亿元。此话虽没有什么根据,但至少也反映了夜郎品牌的价值。新晃......点击查阅全文......↓